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第一嬌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五章 不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一夜商議,及至清晨,天空泛起灰白時,肖榮策馬離開。

    西秦軍休憩一日,平陽軍便也跟著休憩一日。

    距離大部隊到來,又近了一日。

    只要大部隊來了,就沒什么怕的了。

    他們的將軍,戰無不勝!

    城墻上,一群山賊圍坐一圈兒,聽著大頭給他們繪聲繪色的講述蘇清的戰績。

    山賊聽得一愣一愣的。

    我去!

    這是人嗎?

    ……

    相較平陽軍的放松愜意,城門樓上的福星,卻有些焦躁不安。

    比福星更加焦躁不安的,是鴨鴨。

    福星手負在身后,城門樓上,來回踱步,時不時朝著遠處的西秦軍駐扎地遠眺一番。

    鴨鴨翅膀微動,城門樓上,來回雞走,時不時跳上城墻垛子,朝著遠處西秦軍駐扎地遠眺一番。

    作戰,最忌諱的,就是一方忽然銷聲匿跡。

    你不知道他在蓄謀什么。

    這種戰爭途中的突然寂靜,令人心里窒息。

    一炷香的時間之后,福星忽的頓步,朝鴨鴨看過去。

    “鴨鴨,要不,我們主動出擊?試探試探他們?”

    不及鴨鴨點頭,福星一把將鴨鴨抱起。

    “好鴨鴨,就知道,你一定會支持我的。”

    鴨鴨……

    抱著鴨鴨,立在城門口上,福星一臉蕭殺的凝視了前方一瞬,忽的拿起手邊鼓槌,朝著背后打鼓,咚咚咚敲擊三聲。

    鼓聲響起,原本散懶在地上的平陽軍,立刻猶如離弦之箭一般,火速各就各位。

    在他們的帶領下,那些山匪也迅敏了許多。

    因著方才聽大頭講蘇清的傳奇故事,山匪心頭,激蕩著熱血。www.83kxs.com

    “拉著戰車,抵達射程范圍內,給我炸!”

    城門樓上,福星一聲吼。

    宋賀嚇了一跳。

    一千多人,守城就夠難的了,現在還要主動出擊。

    宋賀正要疑問,卻見身側的平陽軍,齊刷刷執行命令、。

    沒有一人遲疑的。

    宋賀疑惑著,朝大頭看去。

    不及宋賀開口,大頭就道“還有一條忘記告訴你,軍人的天職,是服從命令!”

    說完,大頭和同伴運他們手中的戰車下城墻。

    這邊平陽軍的動靜立刻驚動了對面的西秦大軍。

    眼看這平陽軍運了他們的火炮戰車下來,朝著西秦大軍逼近過來,大軍有些躁亂。

    昨日被炸,實在是被炸怕了。

    再加上主帥戰死,群龍無首,一群小兵,沒了主心骨,完全不知道如何應對。

    他們不知如何應對,平陽軍這邊,火炮戰車已經架起。

    隨著背后一聲鼓響,火炮齊齊發射。

    砰!

    砰!

    砰!

    站在城墻上,趴在城墻垛子上,山匪們心情激蕩!

    我靠!

    這就是傳說中威力無比的平陽軍秘密武器!

    果然牛!

    相較其他山匪的激動,宋賀則滿目擔心。

    他讀過一點兵書,知道一個道理,守城者,守城為重,切莫擅自出城,更不能主動尋戰,兵家大忌。

    可眼前……

    思來想去,宋賀覺得這些平陽軍實在是太魯莽了,他轉身朝著城門樓方向走去。

    “我要見福星。”

    城墻上,宋賀仰頭看著城門樓上的福星,朝著城門樓上的平陽軍喊道。

    福星一直目視前方,朝著身側將士擺了擺手。

    立刻有平陽軍回答他,“現在不得空,一會兒吧!”

    宋賀心急如焚,等不得,既然上不去,便扯著嗓子在底下喊“守城者忌諱出城,這是兵家大忌,你難道不知道嗎?三國時期……”

    宋賀的話沒說完,城門樓上就下來兩個平陽軍,一人正要開口,另一人朝著宋浙后脖頸子抬手啪的一掌。

    手起掌落,宋浙白眼一翻,昏倒過去。

    “和他廢什么話,福星那還等著我們做事呢!”

    將宋賀朝著城墻邊上一靠,兩人折返城門口。

    福星遠眺西秦大軍。

    在平陽軍這邊發出三波轟炸之后,西秦那邊,組織起反撲。

    福星立刻抬起鼓槌,五聲鼓響落下,平陽軍立刻折返。

    火炮戰車都是帶著四輪的,平陽軍飛速折返,火炮戰車速度毫不遜色。

    后面西秦軍騎兵襲來,城墻上的弓弩手立刻為底下的平陽軍射出一張箭網屏障。

    箭羽之下,平陽軍極速回城,西秦軍吸取昨日教訓,并未迎箭而上。

    然而,不是他們不上,就沒有危險。

    眼看著平陽軍抵達城墻根下,福星一聲鼓響再次傳出。

    昏迷著的宋賀就被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音炸醒。

    緊接著……

    砰砰砰!

    連環炸響聲轉瞬響起。

    宋賀一轱轆爬起,就見到昨日的尸體堆旁,漫起硝煙滾滾。

    那是他們昨天夜里連夜埋下的火藥。

    回來的路上,大頭告訴他,西秦人今兒沒準兒去收尸,能再來一波轟炸。

    沒想到西秦人今兒按兵不動。

    平陽軍用了這種法子把人引出來,炸了。

    不過,此刻宋賀的心情,沒有昨日的沉痛和復雜。,

    他沒有了那種多余的憐憫,只是擔心,依舊覺得福星的指揮,有些過于魯莽。

    現在看似成功了,是運氣的成分。

    摸了摸后脖頸子,宋賀朝城門樓上看去。

    福星依舊猶如一尊雕像,立在城墻垛子那,眺望遠方。

    她身側兩個平陽軍,一個端著個托盤,另一個,在托盤上的紙上,寫寫畫畫。

    他們在做什么?

    宋賀不解。

    看到第二次轟炸給西秦軍造成更大的躁動,福星眼底閃過滿意的笑容,轉頭問身側的人,“多少了?”

    身側將士便道“至少有五千人,兩千馬匹。”

    這是從昨日到現在,西秦大軍那邊消耗的人數。

    福星癟癟嘴,“太少了,西秦數十萬大軍,我們才消耗人家這么點,留給主子的,還是個龐大的數目啊!”

    這聲音不算小,順著風飄到宋賀那里。

    宋賀蹙眉,恍然明白了些什么。

    擰眉一瞬,宋賀仰頭望著城門樓,“你們想要消耗更多嗎?我倒是有個主意。”

    福星低頭朝他看來,盯了宋賀一眼,“讓他上來。”

    不過須臾,宋賀跟著一個平陽軍登上城門樓。

    城門樓上,立著一面大鼓,一方小桌,三把椅子,一個……雞窩?!

    一眼看到城門樓上的雞窩,宋賀差點大腿一軟踉蹌一下。

    緊接著,他就看到福星背后的一只雞。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