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特種歲月

正文 第658章 左右為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莊嚴,如果你真的把握當做戰友,那么我請你不要插手這事,你就當什么都沒看到,這是我的私事,與你一點關系都沒有!”

    徐興國的話,讓莊嚴毫無辦法。www.83kxs.com

    沒錯。

    即便是傷也好,還是前途也好,都是他徐興國的。

    別人讓你不插手,你又何必多事?

    但是看著徐興國把自己整廢,莊嚴無論如何都于心不忍。

    不知道也就罷了,知道了,卻眼睜睜看著他撞向死胡同,良心怎么安穩?

    “老徐,你自己很清楚現在幾乎是不可能成功的,待會兒如果入選的人數超過20個,要進行復賽,你怎么辦?”

    莊嚴不得不向徐興國陳述最殘忍的事實。

    因為選拔的賽制早已經說明,如果超過了既定的20名候選者,那么可以讓入選的人復賽一次,程序相同,直至有人退出而已。

    這種方法雖然足夠殘酷,可是又足夠的公平。

    徐興國再次低下頭,他知道自己面臨著絕境。

    就像莊嚴說的那樣,假如復賽……

    自己即便是鐵打的,也不可能再完成一次全稱。

    “你們倆在這里干嘛?”

    章志昂的出現,將莊嚴和徐興國嚇了一跳。

    “班長……”

    “我們……”

    倆人都在腦子里尋找一個借口,一個可以解釋清楚,又能搪塞過去的借口。

    莊嚴曾有那么一瞬間的沖動。

    如果現在當面將徐興國的傷勢告訴章志昂,會是怎樣的情況?

    一切似乎都能得到最后的解決。

    可是徐興國又會對自己怎樣?

    還沒等他做出最后的決定,徐興國搶先開了口“我剛才蹭破了點皮,莊嚴陪我來衛生隊上點藥。”

    章志昂問“你沒事吧?”

    徐興國趕緊搖頭“沒事,蹭破點皮很正常,沒大事。”

    說著,朝莊嚴投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目光。

    莊嚴沒說話。

    他還在猶豫。

    好不容易修補好的關系,難道就這么又砸了?

    章志昂說“沒事那就趕緊回訓練場邊,都在等你們了!最后一批參加選拔的人已經快完成科目了。”

    莊嚴吃驚地問“要復賽?”

    “還不知道。”章志昂說“不過看起來,好像不需要,淘汰的人足夠多了。”

    莊嚴的被攥緊的心總算松了一點點。

    倆人跟在章志昂身后,朝訓練場走去。

    徐興國靠過來,碰了碰莊嚴的胳膊,朝他遞了個眼色,低聲道“如果入選,我就有時間休息……”

    莊嚴沒說話。

    現在接過還沒出來,他不能做任何承諾。

    不過徐興國倒是沒說錯,加入不需要復賽,他尚且可以躲過一劫。

    也許……

    情況如果是這樣,真不需要自己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

    回到訓練場邊,韓自詡正在和三營長鐘敬德聊得眉飛色舞。

    倆人好像沒了以前見面時候的冰冷。

    莊嚴好奇地朝他們多看了兩眼。

    韓自詡看到莊嚴,朝他招手。

    “過來!”

    莊嚴趕緊跑過去,向鐘敬德敬禮,然后在向韓自詡敬禮。

    韓自詡說“三營長很喜歡你,說以后有什么任務或者行動,能不能將你配屬到他們三營一起執行任務。”

    “獵人”分隊是培養專業狙擊手的,行動的時候,特種大隊要根據實際情況配備小分隊成員。

    一支完整的小分隊會有突擊手、狙擊手、通訊員、衛生員還有根據不同任務配屬的爆破、水下或者另外一些專業的人員。

    其實三個特戰營之前都有自己的狙擊手,直接混在班排里進行管理。

    現在三營長既然和韓自詡冰釋前嫌,能在這里聊到未來任務配屬,可見大家已經打開了之前的心結。

    這讓莊嚴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和徐興國,心里飄過無限感慨。

    “我聽從隊長的指揮。”

    “哈哈哈!”鐘敬德豪爽地笑了,說“好小子,聽你的口氣,好像看不上我們三營。”

    莊嚴立正道“三營長,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服從自己隊長的命令。”

    鐘敬德點著頭道“不錯,你這小子不光槍法好,人也夠忠誠,你放心,我不是挖人,配屬我們而已,不是要求你加入我們。”

    咚咚鏘——

    咚咚鏘——

    正說著,門口又傳來鑼鼓聲。

    “最后的幾個回來了。”鐘敬德看了看手表,對韓自詡說“我去一營那邊看看他們的成績怎樣。”

    最后的這批參選隊員都是一營的,三個營其實也在暗自較勁,看誰入選的人數多,鐘敬德的三營和韓自詡的“獵人”分隊早已經完成了選拔,現在急著要去看看別的兄弟連隊的成績。

    “走,一起去看看。”

    等倆人走后,蘇卉開摸上來,朝一營那邊張望,手里拿著一瓶盒裝牛奶,喝了一口,忽然遞給莊嚴。

    “整一個?”

    莊嚴搖搖頭,忽然問蘇卉開“最后的入選名單確定沒有?”

    “還沒有呢。”蘇卉開說“你看,我們分隊有四個能完成所有科目堅持到最后,其中就包括我——”

    他很得意地指指自己。

    然后道“趕緊補充點能量,不然待會兒復賽,沒體力就完了,都快到中午開飯時間了,今天估計得吃面包熬過去了。”

    莊嚴皺著眉頭看著一營的兵沿著營區的大路跑向靶場方向,看了好一陣,回頭問蘇卉開“老蘇,咱們分隊誰進了初選?”

    “你,我,嚴肅,還有徐興國。”蘇卉開朝四周看看“咦?你看到徐興國沒有?這家伙剛才打完最后一個科目,就消失了,這小子的換手射擊,干的漂亮啊!”

    莊嚴的臉色變了變,他當然知道徐興國去了哪。

    因為是自己陪他去的衛生隊。

    如果是自己這四人入選,加入其他三個營的入選人數加起來超過20人,復賽就在所難免了。

    一旦復賽……

    是看著徐興國拼到最后傷重退出?還是在比賽之前自己先將情況告訴隊長韓自詡?

    腦子里,同樣有兩個不同的聲音。

    一個說,告訴隊長吧!你不能看著你的戰友最后出事,萬一出了大事,你怎么對得起自己良心!

    另一個則說,算了吧,別人的事情管那么多干嘛?都那么大的成年人了,當兵都快三年了,自己的決定自己負責!你管,那就是多管閑事,只會招人恨!別管了!

    ————————————————————————

    今天晚了更新,家里有點事,兒子鬧騰得我沒法碼字……

    各位,月底了,求月票!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