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農家小福女

正文 第806章 身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大吉早等著老夫人叫了,因此很快便過來了,他低聲將少爺嚇唬周四郎的話說了,也稟報了兩個孩子躲在房里的猜測。

    劉老夫人沒想到兩個孩子竟然能猜到滿寶的身世,沉默了一下后揮手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大吉躬身退下。

    劉老夫人便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劉嬤嬤問道:“老夫人,周家會告訴滿小姐嗎?”

    劉老夫人沉吟片刻,道:“不管他們說不說,我們都要說了。周家近日都很擔驚受怕,唐縣令眼見著也要查到這兒來了,所以該說的就都說了吧。至于他們是否告訴滿寶,還是由他們自己考量決定吧。”

    前世和老周頭現在就在考量,倆人現在隔空對望,用眼神在交流。

    滿寶抬著她的小腦袋,看看她爹,又看看她娘,見他們這樣肆無忌憚的當著她的面眉來眼去,便氣得一拍床。

    夫妻兩個便低頭看她。

    滿寶便略有些心虛,這樣對著父母發脾氣是很無禮的行為,她縮回手,嘟了嘟嘴道:“爹,娘,你們就告訴我吧,不然我就去問哥哥嫂子們,還有村子里的人,他們是不是也知道?”

    錢氏就嘆了一口氣,問道:“這長命鎖就不能是爹娘從別處得了送你的?”

    “那從何處得的?”滿寶打破砂鍋問到底,“娘,如今唐縣令正在查我們家呢,我不知道他在查什么,但我也覺得這么好的長命鎖,我們家是買不起的。”

    錢氏沉默了一下后道:“這長命鎖是你小叔打的……”

    滿寶靜靜地看著錢氏。www.kmwx.net

    錢氏便閉了閉眼,看向老周頭。

    老周頭坐在椅子上嘆了一口氣道:“說吧,孩子都知道了,瞞著有什么意思?官爺們都快要找來了,到時候我們還不知要怎么樣呢,總要讓滿寶去給他們夫妻倆上炷香。”

    前世便摸著滿寶的腦袋道:“滿寶,你的確不是娘生的,你是你小叔小嬸的孩子。”

    滿寶眼淚落下來,抹了抹后道:“我就知道,我,我和善寶都猜著了。娘,你把他們的事都告訴我吧,怎么你們不把我當侄女兒養,卻當閨女養呢?”

    錢氏就拉著滿寶的手細細的將周銀賣身后又回來的事情說了,“……當時你才六個多月,也不認生,娘一抱你,你就咯咯的笑。那會兒正換季,天氣不定,你又才回來,不知道是不是水土不服,第二天便有些懨懨的,你爹娘托了人往這邊運行李,只送到縣城,所以他們第三天就要進城去拿行李,順便買些緊缺的東西。我想著你年紀小,總這么奔波不好,就把你留了下來。”

    午夜夢回時,錢氏不止一次慶幸她當時的說服,卻又有些后悔,當時應該把他們夫妻倆也留下來,只要晚一天進城,說不定就不一樣了。

    “你爹娘,”錢氏說到這兒哽咽了一下,紅著眼睛道:“他們是被人害死的,就在入城的那片大虎山里,你爹娘的臉上被人用刀劃了好幾道,當時你四哥把他們抬回來,我們就想去縣城報案的,可我們還沒來得及去,便有官爺拿著你爹的畫像來村里,說你爹是盜匪……”

    滿寶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錢氏握緊了她的手道:“你爹怎么可能會是盜匪呢?他從小便心善,這次回鄉就是想在村里安家立業,他又有妻有子,怎么會去做這種殺頭的勾當?他是冤枉的,但那些官差拿著他的畫像信誓旦旦,我,我們都沒敢認……“

    滿寶問:“我爹賣身了,那他是怎么贖身的,又是怎么賺了這么多錢,對了,我娘是誰?”

    錢氏抹了抹臉上的淚道:“你爹說了,當初他賣身給商隊就跟著商隊一路往北做生意去,但走到半途,或許是水土不服,或許是因為淋雨,他高燒不斷,已經走不動了。”

    “商隊的管事找大夫給他看了一下,治好病要費不少錢,而且還不能再走,所以商隊就把他留下了,”錢氏道:“商隊給你爹留下了幾副藥,但那藥吃完了還沒好,你爹要住,也要吃,沒幾天就把身上的積蓄全花光了。當時客棧的人把他抬到了外面,是你外祖看著他可憐,便讓他住在門房里,又請了大夫給他治病。”

    “你爹那會兒也才十四歲,他好了以后就留在你外祖家里幫工,偶爾再出去給人跑跑腿賺些錢,想要把看病的錢還給你外祖。”

    老周頭連連點頭,“你爹從不肯白受人的好處,我估摸著也是因為這個,你外祖就看上你爹了,然后就招了你爹做女婿,你爹給他們養老送終后就帶著你和你娘回村來了。”

    滿寶臉上的淚也干了,這會兒倒不傷心了,只是好奇的問,“那我娘就每個兄弟姐妹什么的?”

    在她的認知里,好像家家戶戶都有兄弟姐妹。

    老周頭道:“沒有,所以你外祖家的錢財都是你爹娘的,你脖子上的長命鎖聽說也是你外祖請人給你打的。”

    滿寶若有所思,“那我爹豈不是上門女婿?”

    老周頭點頭,“是上門女婿。”

    滿寶:“那我怎么姓周呢?”

    老周頭和錢氏:……

    滿寶看看她娘,又看向她爹。

    老周頭就拍著她的腦袋心虛的道:“真是個傻丫頭,你爹回來過的事都不能往外說,你都得假裝是我的閨女,那能不姓周嗎?”

    滿寶就耷拉著腦袋問,“那,那我以后要改姓嗎?”

    老周頭有些不情愿的道:“不,不用吧?”

    錢氏則是思忖道:“要是能改,自然還是改回去好,當年你外祖給你取了名字的,可惜是個男孩兒的名字,所以你爹娘沒用,想著以后給你弟弟用,誰知道……”

    錢氏頓了一下道:“你爹是個信諾的人,說了是上門女婿就是上門女婿。”

    老周頭有些不甘愿的動了動腿,小聲道:“那我還想給滿寶招個上門女婿呢……”

    滿寶覺得這個距離她太遠了,她總算是記起了當下最要緊的事,“所以唐縣令在查當年盜匪的事?我既然說小叔……我爹是盜匪,那總有被偷盜或搶劫的苦主吧?苦主是誰?”

    錢氏和老周頭一起搖頭,道:“我們也和衙門打聽過,但那些官差不是縣衙的人,我們也不敢打聽得特別細,生怕人懷疑上來,都還是托你舅舅們拐著彎兒的和縣衙的衙役親眷打聽的,什么都沒打聽出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