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水墨云清

正文 0321.潛入公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白默帶好手套,工具準備就緒來到了后方。

    小區后方是一片樹林,外面還有不少人緊密防守,她小心翼翼靠近,用迷藥噴霧將他們一一放倒。

    草叢里突然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她猛地回頭,只見一個約莫九歲小孩兒正蹲在那里,手上臟兮兮的,地上擺了不少泥球。

    她將口罩朝上攏了攏,再加上帽檐遮擋,只露出了一雙眼睛。

    此時將近晚上七點,天色已暗,那個孩子明顯被嚇到了。

    白默對他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孩子朝后退了一步,結果直接栽進了泥里。

    她有些猶豫,最終還是把他扶了起來。

    “你沒事吧?”白默換裝時特意裝了變聲器,聲音有些沙啞。

    孩子搖了搖頭,目光恐懼,“我什么都沒看見!”

    白默扭頭看向那些昏迷的人,“你別害怕,我不是壞人,只是從那邊樹林過來后迷路了。

    “真的嗎?”男孩縮了縮脖子,對她有些半信半疑。

    “當然啦!”

    白默面不改色的說謊,臉皮厚到極致。

    突然想起口袋里還有一些糖,拿出來放到他手里。

    果然,他接過后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小弟弟,你知道這是哪里嗎?”

    “東源小區。”

    “那你知道這些人在這里多久了嗎?”

    “唔不到兩個星期,反正最近小區里總有奇怪的人出沒。”

    兩個星期?那差不多就是葉霏霏和童譯文對她動手的時間。

    發生車禍沒多久他便出現在了醫院,難道徐家的事情sun也有參與?

    “你怎么了?”稚嫩的聲音響起。

    “沒事,天色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不行。”男孩搖了搖頭。”

    “怎么了?”

    “我的任務還沒完成。”

    白默視線轉向他腳邊的泥球,“你這是做什么?”

    “有人欺負我,等這些泥球干了,我要打回去。”

    “喲?小小年紀怎么打打殺殺的,他們為什么要欺負你?”

    男孩淚眼汪汪的咬住唇瓣,“我爸爸媽媽失蹤了,我找不到他們。”

    白默扭頭看向這座小區,“在這里面失蹤的?”

    “嗯!”他重重的點了下頭。

    白默揉了揉他的頭發,“別哭。”

    “他們很厲害的,是醫學教授!”

    她眼睛微微瞇起,醫學?

    “別弄這些了,回去吧,你家人回來見你受傷肯定會擔心。”

    “嗯,姐姐再見。”

    白默愣住,她明明變聲音了,這小家伙怎么知道她是女的?

    “嘻嘻,你身上很香。”

    “”

    正想揍他,那孩子卻已經跑遠了。

    白默看著那些人快要轉醒,找到一處偏僻的地方,快速翻墻而入。

    里面跟普通小區里面沒有什么區別,公寓沒幾座,攝像頭倒裝了不少。

    白默打開通訊器對米爾問道,“查的怎么樣了?”

    “具體位置在c座三單元508室。”

    “好。”

    另一邊米爾操作鍵盤,緊緊鎖定她的位置。

    白默根據米爾的指示,從各個監控死角,順利來到了目標樓下。

    沒找到保安,她趁機溜了進去。

    樓道內燈光忽明忽暗,到處還擺放著不少雜物。

    耳機里傳來‘滋滋’的電流聲,米爾聲音若隱若現。

    “這座樓里沒有監控,但我總感覺有點詭異。”

    “我知道了,你看好外面,一旦有人出現馬上通知我。”

    然而對面遲遲沒有回話,白默握緊手上的匕首,不過是到五樓而已,但她心里卻因為這陰森氣氛有些發毛。

    身后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白默猛地回頭,臉色有些難看,快速鉆進了三樓的一間房間。

    這么快就被人發現了?

    陽臺上窗戶未關,外面不知何時起了風,吹的窗簾颯颯作響。

    客廳家具上都蓋著白布,白默摸了摸架子上,竟然全是灰塵。

    耳朵附在門上,確認沒有聲音這才朝著外面走去。

    只是她跟米爾徹底斷了聯系,這里的信號被完全屏蔽了。

    一路上沒再發生什么意外,順利找到了508室。

    奇怪的是,根本沒有人看守,難道溫亞軒已經走了?

    這時,里面突然傳出了奇怪的聲響,好像有人在打斗?!

    白默輕輕扳動門把手,露出了一條縫隙。

    光線很昏暗,看身形可以判斷是兩個男人。

    她第一反應是溫亞軒有危險,于是毫不猶豫沖了進來。

    在看清其中一人袖口的紐扣時,頓時尷尬了。

    也不敢吭聲,頓時幫其對付起了另一人。

    二打一的局勢,那人卻遲遲沒有落了下風。

    白默咬緊牙關,下手時不自覺帶了些狠意。

    眼見對付逐漸體力不支,白默趁機拽下了對付的口罩。

    “文焱?!怎么會是你?”

    她使用了變聲器,對方一時沒反應過來,而她身旁的人卻意識到了什么。

    伸手攬住她的腰肢,將其拽到身前,同時拽下了她的口罩。

    白默下意識心虛的捂住了臉,干咳兩聲。

    “白默?”

    看著二人如此親密,文焱頓時無語了,猜到易青身份后懶得搭理他們,轉身在房間里繼續翻找起來。

    “你是不是該跟我解釋一下?”易青不滿的看著她。

    “咳咳,我查到溫亞軒在這里出現過,所以過來看看。”

    “你說什么?溫亞軒?”

    見易青眼神驟冷,她奇怪的問道,“怎么了?”

    “我懷疑徐家跟云心孤兒院的案子有關。”

    “不是,那個其實是”白默瞳孔放大,“嗯?主謀不是沈河和何覆藤嗎?”

    “你應該知道,艾希有一個姐姐,他們這些人之間形成了一條關系鏈,每個勢力都可以從中獲利。”易青說話時,眼神飄向了文焱。

    艾莉?

    易青隨即仔細打量白默,注意到她瞳孔微縮,頓時明白她隱瞞了自己什么,于是繼續說道,“這條關系鏈中最關鍵的一環,正是徐家。”

    白默看著沙發上易青脫下的外賣員衣服問道,“這座樓外面的保安是你們解決的嗎?”

    “我進來的時候空無一人。”

    “那你們兩個怎么會在這里?”

    “這個地方是趙孓教授夫妻的住處,我來看看會不會有什么線索。”

    “趙孓?”

    “嗯,他是病毒學教授,目前已經失蹤兩個星期了。”

    白默腦海中靈光閃過,立即推開他,在屋里翻找了起來。

    文焱一直在聽著他們的對話,回頭看了易青一眼,“看來我們目的是一樣的。”

    易青沒有理會,三人分散開來尋找線索。

    頂點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