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煉帝無雙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長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升云殿!

    三個字而已,并且離得較遠,卻仿佛是烙印在所有人的心頭。給人一種筆力酋勁,氣象萬千,若入殿中,從此一步升天,青云直上的強大錯覺。

    很明顯,這三個字摻雜了一種書寫之人的可怕意志!這種意志,足以在一瞬間就影響到觀看之人的心靈,激發起觀看之人心底的某種念想。

    柳狂生在見到這三個字后,眼中立馬閃過了一抹貪婪,旋即,身上氣勢爆發,第一個大步走向了青銅大門。

    但這一次,卻沒有一個人如同上次一般猶豫。發現柳狂生行動,其余人全都在剎那追過去,并且一個個的氣息也全都爆發開來,算是彼此的威懾與警告。

    從氣息來判斷,除了楚動天外,其余人竟是清一色的踏入了化海境后期以及巔峰狀態。

    也就使得楚動天爆發出來的辟府巔峰氣息顯得極其的可笑與羸弱不堪。

    除了秦沅溪外,幾乎所有人都在楚動天氣息爆發的一瞬,再不將楚動天當一回事,若不是怕被別人搶了先,只怕即刻就會有人如同掃螻蟻一般,將楚動天給攆走,省得看著礙眼。

    而秦沅溪則是放慢了些速度隨著楚動天一道,保護的意圖相當明顯。這一幕使得西門有劍心中又是繃緊了一下,但西門有劍卻沒有說什么,反是走在了楚動天的另一側,意思不言而喻,那是準備一旦有變故發生,將會再次出手,替秦沅溪分擔壓力。

    秦沅溪不由得面帶感激和微笑的看了西門有劍一眼,西門有劍的嘴角立刻咧開了一些,這是秦沅溪第幾次對他笑?若能一直因他而笑,那該多好?

    但貌似,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同樣選擇了幫助楚動天!想到這里,西門有劍的心頭又是一黯,嘴角都變得有些苦澀起來。

    秦沅溪看出了西門有劍的臉色變化,也深知西門有劍的用心所在,更清楚西門有劍也是一個難得的優秀青年,但秦沅溪卻又知道她是不可能接受西門有劍的。哪怕西門有劍做得再多,他們之間,最多只能成為朋友!

    而與楚動天?怪只怪那場生死與共,怪只怪那場迷情下,楚動天以大魄力,大意志,贏得了她的心!秦沅溪知道,哪怕最后她與楚動天走不到一起,但她的心中也是不可能容得下其余男人了!

    只可惜,楚動天卻與那個蘇婉兒走得貌似太近了,近到讓秦沅溪心中有些泛酸,有些不是滋味。swisen.com但秦沅溪卻永遠不可能去爭,這便是秦沅溪的性子。

    五人四獸的速度都很快,但在站在無法仰視的青銅大門前,五人四獸卻愣住了。這等體積的青銅大門,要怎么開?

    推?滑?

    柳狂生第一個做出了嘗試,但哪怕是全力而為,兩扇青銅大門也是巍然不動。柳狂生的心頭不由得升起了一絲挫敗感。好在柳狂生認定了,他辦不到的事情,場中,其余人也不可能辦到。

    事實的確是這樣,除了楚動天和秦沅溪沒有嘗試外,其余人都一一上前,使出了各自的手段。但全都是沒有半點的作用,甚至有人直接對著大門發出了狂暴攻擊,卻因為恐怖的反震力,痛呼一聲,倒飛出去。

    所有人不由得面面相覷起來,最大的好處就在里面,卻只能猜,不能看,更遑論去得到了!這怎么可以?卻又該怎么辦?

    也就在這無比為難之際,青銅大門后,驀然飛出了一道長索,長索同樣是由青銅鑄就而成,粗如嬰兒手臂,光滑锃亮。長索出現后,立馬就有虛幻縹緲的聲音在上方響起,“欲入寶殿,,踏索而行。索上行,自有大危機,若自覺不可,慎入!九索之行,必有人落!”

    這便是告誡或者威脅了,楚動天等人的心中全部咯噔了一下,因為誰也不知道,這索上行的危機到底是如何表現出來的。不知道,便也意味著沒有辦法去更好的針對性的防備。

    而且,五人四獸,誰第一個上?這也是相當考究的!

    第一個雖有那么一些可能最快的接近好處,但更多的可能卻是在探路的過程中,直接被淘汰甚至死亡!

    短短的猶豫后,六道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楚動天,因為場中,楚動天是最弱的!用楚動天來探路,那是最好不過。淘汰和死亡都無所謂,就是萬一通過了,也沒什么,第二個進入的人有著很大的把握追上楚動天,或者說攔下楚動天可能得到的好處。

    “楚動天,我們之中,你的年紀最輕,我覺得第一的機會還是讓給你比較好。尊老愛幼,可是一貫以來的優美傳統!你覺得呢?”柳狂生皮笑肉不笑的開口,眼神鎖定著楚動天,滿是威脅的成分。

    白天下也是跟著冷冷一笑,“就這樣吧,楚動天你上!”

    妖獸一方同樣做出了示意,這倒是難得的一種默契。但這種難得的默契里其實也藏著一個殘酷的叢林規則弱肉強食,在強者面前,弱者是沒有選擇的權力的。

    但秦沅溪就不愿意了,不等楚動天開口就直接回絕,“住口!憑什么讓楚學弟上?尊老愛幼,柳狂生,虧你說得出口?自己不敢第一個上也就罷了,竟然放著妖獸一方不去壓迫,反倒是針對同是武院的同學起來,你可要臉?”

    “還有,白天下,你算什么東西?就這樣?你有什么資格決定就這樣?要么,我也決定了,你先上?”

    “你……混賬!秦沅溪,別以為你是個女人我就不打你。我白天下可從來不會憐香惜玉!”

    白天下的臉色沉了起來,一股殺機毫不掩飾的向著秦沅溪和楚動天鎖定而去。

    針對弱者,有錯么?那是白癡都知道的選擇!

    在白天下威脅的同時,柳狂生也是上前了幾步,“秦沅溪,秦學姐,你人長得漂亮,嘴巴倒也是利索得很。那么既然你不同意,要么你先上?反正除了那幾個畜生,你的年紀應該也是最大的了,不愛幼,那就尊老吧!關鍵,還是老牛想吃嫩草的那種!”

    這話就更難聽了,秦沅溪的臉上立馬涌起了一抹冰寒,“柳狂生,你找死!”

    不僅秦沅溪動怒,西門有劍也是仿佛受到了刺激,“柳狂生,你就會滿嘴噴糞和針對女人么?要么,你我先別急著入殿了,這就試試?”

    “哼,怕你不成?西門有劍,如果你想死,我這就成全你!”

    柳狂生霸道開口,心念動處,一口長劍直接從柳狂生體內浮出,那是柳狂生從居中大殿內得到的仙兵!并且,這口仙兵已經認柳狂生為主,雖因為柳狂生的實力限制,發揮不出原本的威力,可一出現,也是鋒芒四射,帶給了其余人一種莫大的壓力。

    西門有劍也是專于劍道的,對于劍感知要比旁人更敏銳些。柳狂生喚出長劍,到長劍入手,直接就使得西門有劍的表情變得肅穆起來,但西門有劍不打算退讓。

    倒是在原本因為柳狂生那句順帶的‘畜牲’兩字,同樣準備發作的四只妖獸卻是在彼此相視一眼后,暫時按捺下來。獸類的靈智雖大多不如人,卻也相當的狡詐與陰狠,甚至在某些時候懂得退一步和忍讓,以求得到更多的好處。

    西門有劍和柳狂生若等不及碰撞,它們樂見其成!同時,也好更清楚的窺探出柳狂生和西門有劍如今的實力水準。

    若兩人能夠兩敗俱傷,那就更好了,說不得,它們可以直接插手,將兩人同時抹殺,那么余下的,秦沅溪、白天下和楚動天,也就不是威脅了。

    最大的好處,將屬于他們!

    眼看著西門有劍同樣拔劍,氣息飛揚的迎向了柳狂生,這時,楚動天開口了。

    “好!就我先來!”

    “什么?”秦沅溪一驚,“楚學弟,這可不是開玩笑,你胡說什么?我不準!實在不行,我先上!你在下面好好看著!”

    “不!難得這么多人都看得起我,我豈能讓與學姐?再者……”楚動天壓低了聲音,“秦學姐,這是有這么多人在爭奪機緣,若是我一個人過來呢?難道我還有得選?”

    “這……”秦沅溪再次一愣,倒也是這么回事。

    “秦學姐,銳氣不可失,若想真正有所成就,有些時候,是不該退縮和算計的,那樣,成不了大器!”楚動天再次壓低聲音,說出了這么一番話。

    旋即,楚動天直接一跺腳,踏在了那垂落下來的長索上。

    眼見如此,西門有劍和柳狂生各自冷哼一聲,卻是雙雙直接后退,這一戰不了了之。

    接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楚動天身上,有沒有危險,又是什么樣的危險,很快就可以知道了!當然,種種目光中,絕大部分都包含著一種幸災樂禍,只有秦沅溪,雖感覺楚動天說得也有道理,但眼神和心底卻還是有著很多的擔憂。

    楚動天不理會這些,踏在那長索的末端,腳下微微用力碾了碾,楚動天感覺這長索的質量還是沒有半點問題的。那么,就走吧,拖拖拉拉的,也沒有用。

    一步,一步,楚動天踏在長索上,緩緩向前,身形也是慢慢拔高。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