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都市醫圣妙廚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什么時候結的婚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莫初掛了電話,這幾天肯定哪也不能去,人死為大,更何況于小晴也在中海市也沒有別的親人了,不可能在這種時候離開。www.6zzw.com

    老人故去后,要在靈堂停放三天,也是給親朋好友前來吊唁的時間,由于于小晴在中海市并無親戚,所以,那些街坊鄰居吊唁之后,二妞就張羅著吃午飯了。

    莫初走進了靈堂,跪在了棺槨的另一側,于小晴披麻戴孝,正跪在棺槨前燒著紙錢,眼睛異常紅腫,臉色蒼白,看上去就像是大病了一場。

    莫初也沒有辦法,這是親人去世后的心傷所致,就是華佗在世也醫治不好,只能靠著時間來慢慢彌補。

    大鍋菜的香味已經散發了出來,充滿了整條街道,眾人說話的聲音也變的有些嘈雜,與此同時,一輛黑色的寶馬車行駛而來。

    二妞正給大家伙打著菜,看到后趕緊把飯勺扔給了二虎,在圍裙上抹了抹手上的油,向著靈堂處走去,這是有人來吊唁了。

    黑色寶馬車停在遠處,車門打開,嵐月帶著嵐青青下車走來,母女倆穿著肅穆的黑衣,看著一眾街坊都愣了神。

    嵐月作為聞名世界的醫生,氣質俊冷傲然,如同完全盛開的黑玫瑰,成熟且魅惑。嵐青青跟在嵐月身后,努力繃緊著小臉,混血小美女更是讓人驚訝。

    “一鞠躬……”

    “二鞠躬……”

    “三鞠躬……”

    “家屬回禮……”

    于小晴跪拜回禮,莫初起身出來相送,嵐青青偷偷的給莫初做了個鬼臉。

    走出了靈堂沒幾步,嵐月停了下來,上下打量著莫初。

    嵐青青見狀更加興奮,張著嘴說話,卻沒有聲音發出來。

    莫初無奈的搖了搖頭,只看著嵐青青的嘴型就知道她在說什么:“大叔,我媽媽對你很滿意呦……”

    “莫先生,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就已經結婚了!”嵐月說道。

    “啊?結婚?”

    莫初忍不住苦笑,現在身上確實是按照姑爺穿著的,這件事還真是不好解釋。

    莫初還沒有說什么,嵐青青卻不愿意了,道:“媽,大叔還沒結婚呢,也沒有女朋友,你聽誰瞎說呢!”

    “你閉嘴!”

    嵐月狠狠的的瞪了嵐青青一眼,眼神變得越發犀利起來,就像是蘊含著兩柄利劍。

    莫初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暗自嘀咕道:“這個女人不簡單啊,不愧是聞名世界的女醫生,不過,我好像沒有得罪過她啊?”

    嵐青青委屈的扭過頭,自從上一次疫情過后,母女之間的關系也有所緩和,這一次知道于小晴的媽媽去世,嵐月更是要主動前來吊唁。

    可是,誰讓你這么盛氣凌人了,這一次就算不能當成是相親,也得留下好印象啊!

    “呼……”

    嵐月深吸了口氣,好似有所緩和,眼前這個男人已經不是第一次見面了,當初在特警大隊見過之后,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女兒會和這個男人走的這么近。

    平日里在醫院忙碌,好不容易和女兒相處之時,張嘴閉嘴的就是大叔,這讓嵐月內心警惕。

    直到后來,得知是這個男人研制出了治愈疫情的藥物,警惕心情中漸漸出現了些復雜。

    “莫先生,我聽古大師說,是你救了我和青青?”嵐月輕聲問道。

    “媽,就是大叔救的,你當時昏迷了沒看到,人家可是醒著呢,你是不知道啊,大叔他給你喂……”

    “丫頭!”

    莫初差點沒被嵐青青給嚇死,瞳孔驟然收縮,差點直接去捂著嵐青青的嘴,這丫頭當時是醒著的?不可能啊,這特么不是完蛋了!

    嵐青青眨了眨眼,當即閉口不言,嵐月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不自然的羞紅,尷尬的咳嗽了兩聲,道:“我見過多多那孩子,很是喜歡,等莫先生有空,嵐月想請莫先生吃飯,不知可否賞光啊?”

    嵐青青一聽,大喜過望,在嵐月后面用力的比劃著拳頭,還支著牙來威脅,分明就是只要你不答應,就沖上去咬死你。

    嵐月分析著莫初臉上最細微的表情,這一次疫情來的又兇又猛,當時自己都已經放棄了,放棄了自己,更放棄了自己的女兒。

    那種絕望的心情,就連當年離婚的時候都沒有過。

    可是這個男人怎么能救的了,用的是中醫的手段?這不可能,科學都分析不出的病理,只靠診脈怎么能判斷的出?

    莫初還真有些腦袋疼,嵐月在國外時未婚先孕,十六歲就生下了嵐青青,如今也就只有三十三歲而已,相貌氣質自不必說,身材更是仿佛熟透了的水蜜桃。

    但是,上一次在特警隊的時候可以看的出來,姜少國在追求嵐月,作為長輩怎么能和晚輩搶女人,就算是自己沒有這種心思,也得避免別人誤會不是!

    莫初遲遲不肯開口,差點沒把嵐青青給急壞了,那牙齒磨得漬漬作響,把手指甲也伸了出來。

    “承蒙嵐大夫相邀,這是我的榮幸!”莫初一看,不由得嘆了口氣,看嵐青青的架勢,不答應都不行了。

    嵐月點了點頭,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嵐青青嬌哼一聲,不滿的瞪了莫初一眼,露出了一副算你識相的表情。

    莫初跟在后面送人,直到轉過了車頭,車窗被放了下來,嵐月面無表情的說道:“莫先生,再次多謝你救了我們母女,只是,我醒來后嘴唇破了皮,卻不知是怎么回事!”

    “啊?”

    莫初大驚失色,剛想著要不要耍賴,結果嵐月一踩油門,根本就沒有給解釋的機會,絕塵而去。

    嵐青青做了個鬼臉,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樣子,看的莫初腦袋直發漲。

    “難道是大哥告密了?這個死老頭子,也太不講義氣了!”莫初氣急敗壞的嘟囔道。

    以嘴渡藥這件事,雖然是為了救人,到了哪里也可以說的大義凜然,但終究有著占人便宜的嫌疑,就像是學習婦科的男醫生一樣,即便知道病不忌醫,也會尷尬。

    正在莫初心里煩躁,猶豫著要不要給嵐青青打個電話探探底的時候,一輛銀白色和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停在了路口處。

    開車的是王良,車門打開,最先走出來的是秋若曦,唐清清緊隨其后,還有幾位天瀾藥業的職員。

    莫初頓時感覺不妙,還沒等來得及反應過來,秋若曦和唐清清就已經走到了身前,唐清清上下打量了一番,眼中漸漸的浮現出了一抹憤怒。

    “呦呵,我們的莫大官人什么時候結的婚啊?”

    “啊?結婚?什么結婚?老婆,你說什么呢?”

    莫初撓了撓頭,茫然的模樣不似作假,看的唐清清更加氣惱,你要是沒結婚,穿什么姑爺才能穿的孝?這特么不是糊弄人嗎,這是始亂終棄,這是現代版的陳世美!

    尤其是想起被占了那么多次便宜,每一次過后都看不到人,還一口一個老婆的,這哪里是追女孩子的樣子?

    “還敢裝糊涂!”

    唐清清氣壞了,要不是現在場合不對,非得糾集一群人干死這個混蛋。

    秋若曦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能拽著唐清清向靈堂走去。

    原本,作為天瀾藥業的董事長和副總經理,當然不會去參加一個實習職員家人的葬禮,更何況于小晴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去上班了。

    之所以過來吊唁,還是聽二妞提起這件事,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莫初,莫初和于小晴的關系根本就瞞不住有心人,和唐清清的關系亦是如此。

    莫初是真不知道自己身穿白服的意義,這是二妞特意交代的,如今,終于明白了。

    “這就成姑爺了?怪不得小晴妹子情緒好了些,怎么若曦和老婆也會過來,難道也是二妞姐的事?”

    莫初憤憤不平,這完全是坑弟弟啊,作為姐姐來說,不應該給自己打掩護嗎!

    靈堂內,于小晴也驚愕于秋若曦和唐清清的到來,還沒等二妞提醒,就趕緊跪拜回禮。

    秋若曦點了點頭,小聲的安慰了幾句,便帶著眾人走了出來,正想著離開,卻見到一輛警車拐了進來,正好堵住了出去的路口。

    警車開的很快,直到莫初身前兩米處才狠踩剎車,輪胎與地面摩擦出了一道極其刺耳的聲音。

    車門被打開,姜少國面無表情的下車,尤其是在見到了莫初的那一剎那,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緊隨其后的是歐陽倩,歐陽倩猛然睜大了雙眼,眼中充滿了憤怒,咬牙切齒道:“原來莫先生你已經結婚了,我妹妹怎么辦!”

    莫初聞言一愣,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什特么你妹妹啊,我和你妹妹有個毛線的關系?

    除了第一次是因為鳳舞九天,后面都是被你妹妹用強了好不好!再說了,這也是你我和你妹妹之間的事,怎么弄的像是把你始亂終棄了一樣?

    與此同時,秋若曦和唐清清也走了過來,唐清清眼眶通紅,似是傷心,又有些恨意,道:“莫大官人的感情史還真是豐富,說你是現代版陳世美,都算是夸獎你了!”

    秋若曦也有些無奈,按理說自己應該和唐清清同仇敵愾,可是,看著莫初就想起讓人欲罷不能的藥膳,怎么也生不起氣來。

    “清清,咱們先回去吧,等這件事過去后咱們好好的問清楚,也許是誤會也說不定!”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