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福妻滿滿

正文 第276章 春江詩會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福妻滿滿尚在未嫁時第276章春江詩會福元圓鼻頭一酸,一把抱住沈老太爺的胳膊道:“外曾祖父一點都不老您最年輕了老當益壯身強體健您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沈老太爺哈哈直笑,撫著福元圓的頭道:“好好好有滿滿的金口玉言,外曾祖父定要活到一百歲”

    祖孫又一道說了許多話,福元圓才抱著黑木盒子離開了外曾祖父居住的院子。m4xs.com

    “太子妃娘娘。”

    福元圓領著銀寶剛走出院子,就聽得陌生的聲音呼喚。

    轉頭看去,竟是舅母花氏。

    兩人見過禮,福元圓微笑道:“舅母可是去看外曾祖父”

    花氏頷首,目光落在福元圓懷中的黑木盒子時,瞳孔稍稍縮了縮,笑不及眼底:“舅母給你外曾祖父送些梨子羹。太子妃娘娘回府探親,可是讓你外曾祖父和舅舅都高興極了。”

    福元圓沒有錯過花氏的每一絲表情,眉毛微挑淺笑道:“難道滿滿回府,舅母不高興嗎”

    花氏一愣,旋即回應:“怎么會舅母當然也是高興的。”

    “那就好。”

    福元圓嘴角勾著淡淡的笑意,“既然舅母在忙,那滿滿就先不打擾了。”

    主仆倆與花氏分開兩頭走。

    銀寶碎碎念道:“娘娘,奴婢總覺得沈夫人怪怪的,怪怪的”

    “哪怪了”福元圓淡聲問道。

    銀寶撓頭:“說不上來,興許因為是異國人”

    福元圓扯扯嘴皮一笑:“或許是吧。”

    她垂眸想了想,又吩咐道:“銀寶,你去沈氏消息渠道探聽下是否有調查過舅母的情況,如果有就悄悄把調查結果拿一份回來。”

    按著外曾祖父的習慣,對舅舅帶回來的舅母應該會有一番調查才是。

    而從外曾祖父對舅母的說法來看,舅母的背景定是沒有問題的。

    或許是她和銀寶多心了。

    身在揚州城,消息很快就拿到了。

    從銀寶帶回來的冊子上看,花氏確實就是苗阿國的一名普通的孤女,身世簡單,并無疑慮之處。

    福元圓的心稍稍安了安。

    第二日一早,夫妻倆早早起來去了晨練。

    沈府的練武場不小,五花八門的訓練方式比太子府更多。

    夫妻倆帶著安順銀寶去了練武場,不想舅舅沈從到得更早。

    沈從見了秦澤,笑著拉住他:“咱倆比試比試。”

    秦澤心知沈從功夫遠在自己之上,但卻沒有畏懼退縮,坦然拱手笑道:“舅舅可要手下留情。”

    沈從朗笑:“無妨,你盡管使全勁便是。”

    兩人你來我往地對打起來。

    沈從力道把握得極好,既試探到秦澤的功夫深淺,又在對打過程中讓秦澤發揮得盡興。

    還不時做出指點。

    見秦澤不僅不惱,反而靈活地學以致用,心中對他的肯定又增加了幾分。

    練武場里霍霍聲聲不絕,練武場外,花氏提著食盒漸漸步近。

    她面容含笑地進了練武場,將食盒中的茶水端出放在桌上,目光在場中滑了一圈,若有似無地看了眼與沈從喂招的秦澤。

    沈從余光瞥見了花氏,又與秦澤斗了幾個回合,才笑著收了手:“太子的功夫相當不錯,假以時日進步定會更大。”

    秦澤笑著承讓。

    “艾娘,你怎么來了”

    沈從快步朝花氏跑了過去,花氏拿起一旁的毛巾踮起腳為他擦汗,眼里盛滿了溫柔:“給你們送些茶水過來。”

    福元圓從一旁拿了干凈的布巾給秦澤擦汗,眼角余光瞥過舅舅和舅母,從兩人的相處來看感情似乎相當不錯。

    秦澤順著福元圓的目光看了過去,眸色微轉笑道:“時候不早,我們用過早膳便去春江詩會吧。”

    春江詩會自是在江上舉行。

    自覺是礙著二姐和二姐夫的福元珠做了一晚上的思想斗爭,仍是沒經住出門游玩的誘惑,喜滋滋地換了男裝跟在福元圓后頭出了沈府。

    反正常大公子同樣也是礙事的人,比起來她還袖珍許多呢。

    一行人到了江邊,遠遠就看見常益德等候的身影。

    “揚州城的春江詩會頗為有名,”常益德帶路,引著眾人往江邊的橋上走去,“據說每年在春江詩會上都會出不少讓人傳誦的經典詩篇,是以從各地過來參加詩會的文人學子很是不少。”

    這件事福元圓是知曉的,遂點頭接話道:“是以這條橋,原本名叫雨停橋,后來又被人稱之為會詩橋。”

    “沒錯,”常益德眼睛一亮,笑道,“差點忘了表弟妹是揚州城長大的了。”

    眾人一邊說話一邊上橋,走著走著,常益德突然發現福元圓娘家的弟弟好像老往他身后躲。

    他不解地看了眼福元珠,見她咧嘴一笑,指指前頭讓他先走,一時又不知要說些什么,遂點點頭關心道:“福五弟,人多可要跟緊了。”

    福元珠點點頭,她就是要盡量減少存在感呀

    以免打擾了二姐二姐夫

    她多貼心。

    躲在高大挺拔的常益德身后,正好擋住她的身影,再好不過了。

    會詩橋上人很多,都是往著橋對面的畫舫而去。

    春江詩會舉報的地點正是江對面的畫舫之上。

    江面上的畫舫一艘連著一艘,畫舫各式各樣,美輪美奐。

    眾人走到橋上,忽地聽見前頭傳來了吵嚷的聲音。

    “孟經你給我說說,為什么對我妹妹始亂終棄”

    說話的是一個青衣布衫的年輕人,正被兩位小廝揪住胳膊,雙眼噴火地看著對面錦衣華服的公子。

    那叫做孟經的錦服公子切了一聲,鄙夷地看了眼青衣布衫的年輕人:“羅啟你可好生說說清楚,誰對你那妹子始亂終棄了明明是你家妹子想倒貼本公子好吧”

    “孟經你血口噴人你胡說八道明明是你騙了我家妹妹”羅啟睚眥欲裂,憤怒至極。

    孟經卻擺擺手:“吵死了,給本少爺將他丟下江去”

    數名小廝應了一聲,齊齊將那羅啟舉高,往橋下扔了下去。

    “前頭怎么了”

    因為這一出,人潮突然洶涌起來,都推搡著想前去看看熱鬧。

    秦澤忙將福元圓護在懷里,而福元珠則被后面的人推得一個趔趄撞上了常益德的后背。

    搜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