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深曦

正文 二百八十八 乾陵地宮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晚上去看夜景,明天早起去秦陵,后天霸陵,大后天再去乾陵,一定要安排半天去桉城博物館,你也算半個懂行的,我跟你說,那里頭的文物……”

    “你……不用上班?”

    蘇念熙聽他嘰里呱啦地安排個不停,問道。

    又咀嚼出這位向導安排景點的與眾不同,很無語地問“而且為什么我要天天去看墓啊?”

    方正努力做出一副和顏悅色的模樣,說道“我這個星期休假啊,之前大半年都在工地,容易嗎我。”

    然后想起正題“什么叫做看墓,桉城作為十三朝古都,這么多帝王在此長眠,你千里迢迢來了桉城,難道不想了解一下此地厚重的歷史文化。”

    蘇念熙想說“不想了解,我只是來吃喝玩樂的。”

    但又有點包袱,恐被方學霸看不起,嘟囔著說“我是可以去啦,但您要是約會姑娘,可別把她們往這種地方帶,別說我沒提醒你。”

    她早知道,方隊長醉心于考古研究,又常常泡在工地上,對于找女朋友這件事可謂是無心也無力。

    她這話好像提醒了方正,他忽然一拍腦門,叫道“正想找你幫忙,我們局長介紹了個姑娘,叫什么李燕,你到時候幫我掩護一下,看差不多了就打電話叫我出去。”

    他們此刻已經來到了城樓下,桉城的美化建設做得很不錯,市政將這座包圍著內環的古老城墻安裝上不同顏色的燈管,遠遠看起來流光溢彩,正好今天十五,還真有那么點月下長安的意思。

    蘇念熙一邊拿相機拍著照,一邊應付方正。

    “我可不去,萬一你倆有緣呢,你看,人家名字里頭也有燕字。”

    方正知道她是揶揄自己當年暗戀周“反正求你了,我發現自己這輩子是找不著對象了。”

    蘇念熙罵“我還覺得自己找不到呢,別跟我爭。”

    方正一針見血“你這模樣,這性情,要是愿意別天天呆在野外,找份教研工作,人家還不得搶著追求。”

    蘇念熙說“我偏不喜歡。”

    方正嘆氣“我也不喜歡。”

    念熙只好不說話了,忽然又笑道“我答應你,不過你得先請我吃高興了。”

    “沒問題。”

    每座旅游城市都會有一條聲名遠播,專騙外地人前往的美食街,桉城也不例外。

    第二天,蘇念熙見方正把自己帶到這兒來,立馬就吐槽“不是說美食街都是糊弄外地人的嘛,帶我來干嘛,看人海啊?”

    方正做了個頭痛的表情,說“就你厲害,我不帶你在這兒吃。”

    于是,蘇念熙跟著前頭人群里時隱時現的方正,逐漸走出了人潮最最洶涌的地方,回頭看那些花花綠綠的招牌,只覺得越看越餓。

    “從這兒開始,就是本地人吃飯的地兒。”

    方正宣布。

    蘇念熙一聲歡呼,但三個和尚便沒水吃,她看著這么多選擇,自己卻只有一個胃,一下子糾結吃這個,一下子又糾結那個。

    方正無語“我買了,分你一點試味道?”

    “滾。”

    蘇念熙十分“委婉”地拒絕了他的建議。

    路邊有人在賣黃米糕,方方正正的惹人喜愛,而顏色黃澄澄,冒著熱氣,很適合在這種深秋的天氣邊走邊吃。

    “味道好像粽子啊。”

    蘇念熙評價。

    “去試試釀皮。”

    “啊?”蘇念熙疑惑“那個不是叫涼皮嗎?”

    “桉城的面食多著呢,可不止涼皮。”

    要了一份,蘇念熙聞見那濃郁的芝麻香氣,一下子就受不了了。

    她呼哧呼哧地就下去半碗,方正攔住她“這可都是扎實的,別吃太著急了。”

    果然,等買到咸蛋黃口味肉夾饃以后,蘇念熙吃了幾口就感覺要飽了。

    她撐著肚子說“反正住得近,明天再來。”

    仿佛這片江山,她都要一口一口地吃下來。

    在城里游了一些古跡名勝,次日他倆真的去了乾陵。

    說歸說,蘇念熙其實還是不排斥去看看陵寢的,何況還是女皇的陵寢,只是覺得厚重得可怕,她看著身邊的方正,想起來從前和他一起實習的日子。

    不知道當初若是一直學完了考古,今天會是什么樣子。

    她不由得輕笑出聲,方正表情詭異地偏頭看她,說“大姐,我們現在是在武則天的地宮里,你不要笑得這么慎人好嗎。”

    蘇念熙乖乖閉嘴,卻忽然想,雖然是夫妻合葬,但大家提起乾陵,總會說是武則天陵寢,而非李治的,妻子太有名了恐怕就是如此。

    好像從舊時代傳過來的傳統,男性總是要壓著女性一頭,這夫妻關系才算正常。

    可當今社會,女性在解放,在成長,經歷過社會的歷練,生長出了她們發揮自身優勢的一種活法。

    當然,思想轉變還是有一段路要走,就好像如今科研界的幾位女教授沒有結婚,就總是要受到人不懷好意的關注,可沒人會去奇怪某個大齡男教授怎么還不結婚,總覺得他是有選擇的。

    蘇念熙忽然問“你說……李治會不會覺得很憋屈啊。”

    方正一臉嚴肅“不會啊,他如果足夠愛妻子,應該會為則天皇后自豪吧。”

    蘇念熙在心里鼓掌,簡直是無懈可擊的答案。

    口里卻沒說出什么好話“嘖嘖嘖,你這種覺悟,怎么還會找不到女朋友呢。”

    方正見出了地宮,將一瓶水扔給她“五十步笑百步。”

    “還有,記得明天陪我去相親。”

    于是,次日中午,蘇念熙就一個人閑閑地坐在蘇菲咖啡屋的一角。

    她點了一杯拿鐵,一份小蛋糕。

    當然是方正買單。

    本來想著借機坑他一筆,結果發現這小咖啡館里并沒有什么特別貴的單件,她肚子又不餓,也就算了。

    蘇念熙視線的延長處,聚焦在一個正在看書地男人臉上。

    方正居然就這么在相親地點開始看起一本書來。

    而且還是這本。

    《唐墓室壁畫與彩繪陶俑修復與保護以唐乾陵永泰公主墓章懷太子墓為例》。

    ……

    她猶記得準備去法門寺的時候,方正在門口的文物商店逡巡,忽然就看中了這本書。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