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后宮笙色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因果輪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第三百七十八章因果輪回

    當蘇眉笙睜開雙眼時,入目的是一個地下室。www.6zzw.com剛要起身,才發現自己坐在地上,的手腳都被綁住了。

    “你醒了。”從頭頂處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蘇眉笙不用看都知道是說在說話,也正是因為這個熟悉的聲音,她猛然間明白了過來:“我額娘并沒有生病。”

    “我不這樣說,你會出宮嗎?”黎靖之蹲了下來,平視著她。

    “你想干什么?”蘇眉笙冷靜的問道。

    “我想要你。”黎靖之癡癡的看著她。

    眼前的蘇眉笙就算是一身宮女裝,也仍然出塵脫俗,美艷照人。

    “我是大慶朝的皇貴妃,你敢放肆?”蘇眉笙喝道。

    “皇貴妃?”黎靖之突然大笑起來,“今日之后,大慶朝就再也沒有你這個皇貴妃了。”

    蘇眉笙心里一驚:“你這是何意思?”

    “此刻宮中可是一團亂啊。”陰騭在黎靖之的嘴角不斷擴大,“晉王與皇貴妃兩人赤身果體的躺在床上,被皇上撞個正著,你認為皇上會如何做?”

    “你,你無恥!”蘇眉笙氣得渾身發抖。

    這樣的計劃,同時毀了她和段景逸兩人的清譽,太下作,太陰損,也太狠毒。

    “無恥?”黎靖之陰笑道,“不妨再告訴你一件無恥的事。你可知道蘇琳瑯如今在何處?”

    蘇眉笙瞪著黎靖之,卻沒有問出口。蘇琳瑯在哪里,在做什么那都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事,與她何干?

    黎靖之站起來,用一只腳踩了踩地板:“她在這里。”

    地下?

    蘇眉笙震驚的看著他:“她……”

    “沒錯,她此刻就死不瞑目的躺在地底下,嘿嘿!”黎靖之得意的笑著。

    “你對她做了什么?”蘇眉笙都能聽到自己的聲音在發顫。

    “做了什么?”黎靖之再次蹲下來,湊近了她的臉,“你應該問她對我做什么?我為何會娶她?就因為在聽到你成為了曦妃后,幾近崩潰的我整日借酒消愁,她趁我喝醉之際,爬上了我的床。你阿瑪隨后帶著一群人沖進我家,我若是不入贅你們蘇家,就要亂棍打死我。”

    “你若是不喜歡她,休了便是,為何要殺她?”

    “錯!”黎靖之伸出一根食指搖了搖,“不是我殺的她,她是自殺的。”

    “怎么可能?”蘇眉笙不相信。

    以蘇琳瑯欺軟怕硬的性格,怎樣也不會自殺。

    “她害得我沒了仕途后,連同整個蘇家整日里對我冷嘲熱諷白眼相對,我在蘇家過的連條狗都不如。所以,在我得勢后,找了個機會把她灌醉,丟在路邊,又找了一群乞丐侮辱了她,你認為,她還有臉活著嗎?”一番話從黎靖之的嘴里說出來,是那樣的輕松那樣的自然,完全就像是在說別人的事。

    蘇眉笙驚悚的看著眼前這個披著一張人皮,卻有顆禽獸不如的惡魔之心的黎靖之,好半天她才迸射出了一句:“你不是人,你是畜生。”

    “畜生又有何不可?”黎靖之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眼中冒著綠光:“做人,連條狗都不如。做畜生,我有權有勢,還能得到你。我寧愿做畜生。”

    蘇眉笙厭惡的別過臉,掙脫了他的手。他的手,乃至他整個人,都令她惡心的想吐。

    蘇眉笙嫌惡的表情并沒有惹怒黎靖之:“你就好好的在這里待著,等宮中的事塵埃落定后,這個世界上也就再也沒有蘇眉笙這個人了。而你的后半輩子也將跟我在一起。”

    說完,黎靖之站起來,朝外走去。

    “你們用來陷害晉王的女人是端淑宮的貞貴人?”冷靜下來了的蘇眉笙恢復了思考能力。在宮中,只有貞貴人夏可妍與她長得最為相似。

    用夏可妍來冒充蘇眉笙,乍一看去確實萬無一失。加上親眼目睹一切的皇上大怒之下,也不會給夏可妍辯解的機會,那么這個計劃就成功了。

    走到門口的黎靖之頓住了身形,轉回身的看著她:“你還是和以前一樣的聰明,不像蘇琳瑯那個女人笨得像豬一樣。”

    “我很好奇,一旦貞貴人以皇貴妃的身份被打入了冷宮,端淑宮怎么辦?貴人的封位雖不高,可也畢竟是位主子,宮中突然失蹤了一位主子,一定會引起人的懷疑。”蘇眉笙問道。

    黎靖之走了回來:“我知道你是想套出整個的計劃。”

    是,蘇眉笙是很想知道黎靖之策劃的這部戲該怎樣收尾。

    “事到如今,你也逃不出去,那就告訴你也無妨。當皇上目睹一切后,結果必然是她被打入冷宮,若皇上念及兄弟之情會將晉王被貶為庶民趕出京城而。被打入冷宮的女人誰還會在乎?直接用個死人將她替換出來,貞貴人不就可以悄無聲息的回到端淑宮了嗎?”

    原來如此!

    蘇眉笙不得不佩服這個計劃真是天衣無縫,無懈可擊。

    “她和你是何時開始聯手的?”蘇眉笙問道。

    黎靖之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你知道是誰?”

    “當然知道。”蘇眉笙淡淡道,“若是沒有她,你們這個計劃根本不會成功。”

    “她是誰?”黎靖之緊張的問道。

    看著緊張的黎靖之,蘇眉笙笑了:“在說出她是誰之前,我跟你打個賭。”

    “什么賭?”

    “三日后,我會以皇貴妃的身份與她在宮中見面。”

    “三日后?哈哈哈哈……”黎靖之大笑起來。

    蘇眉笙任由他大笑著。

    “眉笙,別做白日夢了,這輩子你都進不了宮的。我會將你好好藏起來,誰也不知道。”

    “有賭局就得有賭資。若我贏了,你要自裁去陪地下的蘇琳瑯。我若輸了,我心甘情愿的跟你一輩子。”蘇眉笙看著黎靖之道。

    她與蘇琳瑯雖然從小就不和,但她畢竟是蘇家人,讓蘇琳瑯死的這樣慘的人,她也不會放過,盡管這個人是她的青梅竹馬。更何況,這位青梅竹馬已經不是人了。

    “好!”自信滿滿的黎靖之接下了她的賭局,隨后問道:“你所說的她究竟是誰?”

    “她就是……”

    ……

    三日后,果真如蘇眉笙所言,她與幕后布局的女人見了面。

    慎邢司內大堂上,一身皇貴妃華服的蘇眉笙端坐在椅子上,垂目看著跪在地上,一身囚服,套著鐵鏈的顧婉儀。

    “你就這么恨我嗎?”蘇眉笙問道。

    顧婉儀盯著蘇眉笙,一個字一個字的說:“恨,恨之入骨。”

    “為什么?”這是蘇眉笙一直沒有想明白的問題。

    一直以來,在金蘭結義的四人中,她與顧婉儀是最有默契也是才華方面不相上下的兩人,兩人之間沒有矛盾,也沒有利益沖突。

    “因為你得到了他全部的愛。”顧婉儀狠聲道。

    這句話,使得蘇眉笙啞口無言。

    “哪怕你惹惱了他,哪怕你忤逆了他,哪怕你犯了錯,哪怕你將他的愛踐踏在腳下,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愛著你,從來沒有變過。這就是我恨你的地方。”

    “用皇后之位也不能彌補嗎?”蘇眉笙道。

    “皇后?”顧婉儀冷笑一聲,“我本就是皇后的人選。如果不是為了要利用你來掃清宮中的障礙,我早就是皇后了。”

    “哦?”

    “你可知我正真的身份?”

    “你不是正三品的前鋒參領顧懷顧大人之女嗎?”蘇眉笙道。

    “當然不是,我正真的名字叫蒲婉儀。”

    “蒲婉儀?你是蒲氏的人?”

    “當然!”顧婉儀高傲道,“我本是蒲高之女。”

    “皇太后的侄女?”這個結果著實令蘇眉笙吃驚不小。

    “沒錯!自魏妙思之事失敗之后,家父便在我六歲時,以跌落摔傷醫治無效而亡為由,將我悄悄送到顧家寄養,只有這樣才不會引人懷疑。入宮后,太后為了不再重蹈魏妙思的覆轍,一直隱藏著我的身份。我見你聰明,便想借你的手來鏟除所有的障礙,等到再無對手時,太后自會想辦法扶我上皇后之位。”

    聽到這里,蘇眉笙終于明白了為何顧婉儀會知道那么多鮮無人知的宮中往事和各宮的背景。在還是貴人時,也能享有貴人以上的許多待遇。

    顧婉儀頓了頓接著道:“沒想到皇太后也敗在你的手里。我就只好利用你我之間的金蘭結交來往上爬,你果真沒讓我失望。”

    “現如今你已經是皇后了,為何還不滿足?”蘇眉笙問道。

    “你一日不死,我這個皇后就是個擺設。”

    看著貪心不足蛇吞象的顧婉儀,蘇眉笙無奈的搖搖頭:“寂慈大師說的對,知足方能免去一切禍端。人,不能太貪心。”

    “哼,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一向眼高于頂的我從未將任何男子放在眼里過,唯獨皇上才是能匹配我的人,偏生他的眼里只有你蘇眉笙一人。你讓我如何咽的下這口氣?”

    “所以,你從我被罰入辛者庫開始算計我?”

    “你居然知道?”顧婉儀的眼中有著意外。

    “開始并不知道,還是這一次才想通的。在我被罰入辛者庫時,菲菲曾用一封匿名信想給我扣上與晉王私通詩詞的罪名,這封匿名信就是你寫的,并悄悄塞進了延陽宮的門縫里,你是想借菲菲之手來整我。”

    “沒錯!”事已至此,顧婉儀也不否認,“誰讓你就算是被褫奪了封號罰入了辛者庫,皇上還是對你念念不忘。”

    談到這里,蘇眉笙沉默了。

    什么都不用再說了,一切的一切看似巧合,其實都是有預謀的,而推動這個預謀的幕后黑手,就是看上去最沒有威脅的顧婉儀。

    包括她瞎的一只眼,包括黎靖之的仕途等等,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計劃里。

    “此次賞菊大會的計劃,你是如何猜到是我的?”顧婉儀問道。

    “子車古香的話,給了我提醒。”蘇眉笙淡淡道。

    顧婉儀頓時目露兇光:“這個賤人,我就該直接毒啞她。”

    “你真以為你收買了她的貼身宮女明月,知道了子車安邦想要在南巡時刺殺我的計劃,從而派人冒充那些刺客演了在九涎山你救皇上的那一出戲沒人知道?”

    顧婉儀渾身一震:“那時你們就有懷疑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蘇眉笙緩緩站了起來,看著跪在眼前既可憐又可恨的顧婉儀,一席話下來,心中的那抹憐惜已蕩然無存,剩下的只有惋惜。

    這時,一道挺拔的身影從側門內走了出來。

    “臣妾見過皇上!”蘇眉笙屈膝行著禮。

    段景煥深情的看著她:“此時正是雛菊盛開時,走,陪朕去賞菊。”

    蘇眉笙盈盈笑意的應道:“是!”

    段景煥牽著蘇眉笙的手,緩步走出慎邢司大堂。

    兩道伉儷的影子斜斜的拉長在地面上,是那樣的無縫,是那樣的美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