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我是光明神

正文 第兩百五十九章 時空枷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老會長梅森仿佛自己聽錯了,整個人目睹口呆,驚悚不止,“吳輝,你當我是神明嗎?那里可有著千軍萬馬啊,我一個小小的魔法師過去了,那不就是石沉大海,還能回得來?”

    開玩笑,別說是他這位并不擅長運動的魔法師,就算是機動性極高的騎士,劍士,到了海中行動能力也遠不如海族。

    更何況前方還有那么多海族大軍,他這過去哪里是誘敵,分明就是去送死啊?雖然他擅長空間法則,可又能施展多少次?對方海族大軍,又不是傻子?

    “梅森老前輩,誘餌,你知道什么是誘餌嗎?你只要過去勾引一下就行,又沒讓你去打打殺殺。”吳輝白了他一眼,指了指身后幾位同伴道,“而且這事你不去,難道讓我,小黛,還是那頭傻海怪去?”

    無端被扣上傻海怪這一帽子的巨獸瑟拉,委屈巴巴的低下了頭。

    眼前這個人類,它實在惹不起,算了算了,這事就這么算了吧。

    “哦,對了,還有娜娜姐。”吳輝又指向莉蓮娜,“可娜娜姐和那些海王海妖無冤無仇,她去了能有什么用?所以這誘餌,還是得梅森你老人家來當。”

    莉蓮娜連連點頭,以示認同,老會長梅森舉目掃了一眼四周,一張老臉隨之垂拉了下來。

    這么兇險的事情交給他,這簡直就是在要他的老命呀!

    “梅森,你也別太擔心,我讓你誘敵,又不是在害你。喏,那頭海怪就借給你了,這可是一頭8級遠古兇獸,厲害的很,有它輔助保你萬無一失。”

    吳輝笑瞇瞇的拍了拍梅森肩膀,一副萬無一失的樣子。

    可被選中當誘餌的梅森,以及巨獸瑟拉內心全都跟見了鬼似得。

    一種不祥的預感,開始在一人一獸的心底,不斷盤旋。

    “哎,得了,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無力改變倒霉的命運,老會長梅森也只能一聲長嘆,把這件事應承了下來。

    于是眾人略作簡短商議,一個計劃初步應運而生。

    ……

    “轟隆隆!”

    海水翻滾,海底震顫,整個東海王庭在三海聯軍的狂暴攻擊中,巨門開始大面積受損,守衛將士死傷不斷,場面一度岌岌可危。

    “格雷厄姆·海歌,你根本無力阻擋本王的聯軍,為何還要垂死掙扎,你真想整個海歌氏族,因你而滅族不成?”

    穆戈爾·怒濤氣度睥睨,遠遠矚目著戰亂繽紛的東海王庭。

    在他眼中,這座東海王庭已經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而位于王庭地下的海神殿,以及海神殿中的神性種子,也已經是他的探囊之物。

    “穆戈爾,你不要高興的太早!”

    王庭中傳出了格雷厄姆雄壯的聲音,“我海歌氏族,就算戰至一兵一足,也絕不會讓你靠近海神殿一步!”

    “冥頑不寧!”穆戈爾臉色立即隨之一冷,“趕緊給本王鑿開這個硬殼!快!”

    霎時間,更多手持重型攻城兵械的三海聯軍,更加兇狠地攻向東海王庭的沉重大門。

    穆戈爾·怒濤,與另外兩方海王,則各自注視向東海王庭的巨門。

    他們在等待巨門攻破,學習整個海歌氏族的那一刻。

    然而,就在這時。

    一個刺耳的叫罵聲,從三海聯軍的正后方,氣勢洶洶的傳了過來。

    “穆戈爾你這條不識抬舉的老狗,趁我不在家,竟敢單方面撕毀協議,偷襲我的學院,真是好大的膽子。”

    這個聲音經過魔法加持,一路從海底滾滾而來,所有三海聯軍都愣了一愣,就連正在攻城的雙方將士們,互相拼殺的動作都隨之一滯。

    被指名的穆戈爾·怒濤,與另外兩方海王,紛紛轉身向后方望去,其中穆戈爾臉色當即一黑。

    來人還能有誰?正是當年和他糾纏不斷,致使他無奈與對方簽訂和平協議的魔法協會前任會長梅森!

    老會長梅森實力不低,不容小覷,就連他西海之王,都不得不刮目相看。

    他襲擊帕特里克圣地失敗之后,就料想梅森這個老家伙,勢必會來騷擾,可沒想到來的這么快,偏偏還在他即將拿下東海王庭的時候。

    另外,梅森這老家伙,居然還騎著一頭強橫的8級海怪,正是他利用海神秘典中的禁術,強行控制的遠古兇獸瑟拉!

    在瑟拉的控制術失效之時,他還以為瑟拉已經陣亡,可沒想到居然是被人解除了控制術。

    現在瑟拉反而成為了梅森的坐騎,與梅森這老家伙一同來犯,實在是可惡至極!

    然而,更加令穆戈爾·怒濤暴露的還在后面。

    “穆戈爾!你這小媽生的齷齪老狗,除了糾結這群烏合之眾耀武揚威之外,能有個屁用?有種的過來單挑!”

    “不敢來?軟蛋!”

    “那叫一聲梅森爺爺我錯了,我梅森或許能夠放你一馬!”

    “……”

    梅森老會長越罵越兇,穆戈爾·怒濤臉色越來越黑,愣是給氣的渾身都在顫抖。

    另外兩方海王,臉色尷尬不止,現場十數萬海族將士簡直都驚呆了,一個個個都瞠目結舌,一雙雙眼睛不斷在臉色鐵青的穆戈爾,以及叫嚷不止的梅森老會長身上來回轉換。

    氣氛異常窘迫,在場所有海族都沒想到,如今在四海中不可一世的準海皇穆戈爾·怒濤,居然被一個人類老頭如此叫罵,最主要的是,還罵的如此難聽,這……實在是太驚人,也太丟人了!

    不光是穆戈爾與現場這么多海族,就連梅森老會長這會兒自己都罵的有些懵了。

    這些不堪入耳的咒罵,絕大部分都是誤會教給他的,他自己罵著都覺得難聽,更不要提當事人穆戈爾了。

    以至于梅森老會長毫不懷疑,他現在要是落在了穆戈爾·怒濤手中,絕對會死的很難看。

    不過眼下大局為重,他也只能在心頭偷偷抹上一把冷汗,隨后繼續將最惡毒的咒罵,全部噴向對面即將爆炸的穆戈爾。

    “穆戈爾,孫子!你家梅森爺爺就在這里,有種的過來單挑!私人恩怨,我們私人解決!”

    “怎么?還不敢來?你爹媽怎么生了你這個沒用的東西?”

    “……”

    “混,混賬啊!”穆戈爾·怒濤再也承受不住如此惡毒的咒罵,當場一聲怒喝,恐怖氣勢瞬間化作一股氣浪,朝著四周噴涌而出。

    他現在正怒火中燒,哪里還管得了正在攻打的東海王庭?當場從海中縱身而起,就要撲向不斷咒罵的梅森老會長。

    “不可!穆戈爾老兄,千萬不能被怒意沖昏了理智。”

    北海海王阿瑟·冰川,立即將穆戈爾·怒濤拉住,“大局為重,現在正是攻打東海王庭的關鍵時刻,你做為我們聯軍的統帥,千萬不能亂了陣腳。”

    “是啊,穆戈爾老兄,接下來的指揮,沒有你怎么能行?”

    南海海王阿卡姆·風暴也湊了過來,他轉眸望向正砸辱罵中的梅森,目色陰鷙道,“這個人類居然敢如此藐視我們高等海妖,簡直混賬至極!就讓我替穆戈爾老兄出去活動活動筋骨,順便滅了那老混賬!”

    “那就有勞阿卡姆兄弟了。”穆戈爾目色森然的點了點頭,“請阿卡姆兄弟務必將那老狗碎尸萬段!”

    “你放心,我會讓鋸齒鯊咬碎他全身的骨頭,再提著他的頭顱來見你!”

    言罷,南海海王阿卡姆·風暴,單臂一招,“本王的近衛軍,都跟我走!”

    下一瞬,只見南海海王阿卡姆,騎著雄壯的鋸齒鯊,率領了足足五百多名同樣強壯威猛的南海近衛軍,齊齊向梅森老會長撲了過去。

    “人多欺負人少是嗎?我呸!穆戈爾你這條老畜生,你給我等著!”

    梅森老會長哪里敢跟這么多人硬碰硬,當場留下一句狠話,指揮著腳下的瑟拉,轉身就逃。

    開玩笑,一位8級海王,加上五百多名精銳近衛軍,別說是他這位老法師,就連瑟拉這頭遠古巨獸,遇見了也是渾身發緊,根本沒有正面抵抗的可能。

    “老混賬,身為一個卑劣的人類,竟敢跑來海底挑釁,真是找死!”

    南海海王阿卡姆·風暴,面露鄙夷,駕馭海獸緊緊向梅森老會長追去。

    對手是梅森老會長,以及遠古兇獸瑟拉,阿卡姆也沒有大意。

    不過他也有足夠驕傲的資本,他本身就擁有強達8級的傳奇境界,隨身攜帶的的五百多近衛軍,更是他南海最精銳的部隊。

    這支部隊中每一名士兵,起步就擁有4級實力,正副隊長赫然擁有5、6級的強悍實力,甚至在這支近衛軍中,強達7級的高級將領,就擁有4位!

    梅森老會長,巨獸瑟拉,個體力量確實夠強大。這兩位每一個拿出來,都是以一頂百的存在,但這兩位中任何一個,遇上這么一支武裝到牙齒的近衛軍,最后的結局只有一個,那就是失敗!

    更何況,這支強悍近衛軍,還由南海海王阿卡姆·風暴親自領導,戰斗能力與部隊士氣,都隨之大大增加。

    如果真被阿卡姆率軍圍住,剿滅梅森老會長與巨獸瑟拉,恐怕三成傷亡都不會到!

    “阿卡姆,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有本事就追上來,不然就跟在后面吃屁吧!”

    面對緊追而來的阿卡姆·風暴,梅森老會長堅定執行著惡毒咒罵的戰術,他有巨獸瑟拉幫助逃跑,行動還挺靈活。

    幾番追逐下來,惹得身后的阿卡姆暴跳如雷,叫嚷不止。

    “老混賬!你找死!”

    “別廢話,有屁等你追上來再放。”

    “給本王追!別讓這老混賬跑了!”

    梅森老會長邊逃邊罵,時不時還會利用先前就埋設好的魔法陷阱,以及他召喚出來的水元素,不斷對阿卡姆的近衛軍進行打擊騷擾。

    在這一過程中,阿卡姆率領的近衛軍出現了不少傷亡,這讓南海海王阿卡姆·風暴與其率領的近衛軍,更加怒火中燒,對眼前這個人類老頭,簡直恨之入骨,恨不得立即將他碎尸萬段。

    于是一番追逃之后,梅森會長與追殺他的阿卡姆·風暴,一同沖進了一片海底溝谷。

    海底地形與陸地地形有很多相似之處,海底也有山川溝壑,這里就是一片好似山谷一般的大型海底溝壑。

    這片溝壑與王庭前方的海底平原不同,這里沒有細膩的沙子,但是卻充滿了各式各樣,好似毫無知覺的珊瑚叢林。

    珊瑚叢的間隙,又生滿了各類海草,以及那些沒有葉脈,僅有枝條,并且筆直向海面生長的木本植物。

    乍一看去,這里就好像陸地上的原始森林似得,植被茂密,生機盎然,最主要一點,這里遠離東海王庭,偏僻而又荒涼。

    “愚蠢的老家伙,居然闖進這種峽谷,他逃不掉了!”

    南海海王阿卡姆·風暴一聲冷笑,沖著自己周圍眾多近衛軍,大臂一揮,“都隨我來,讓我們將那個人類老家伙與那頭不開眼的海獸,全部碎尸萬段!”

    大隊人馬隨之沖進海底溝谷。

    就在海底溝谷的最深處,梅森老會長與巨獸瑟拉已經被追到了絕路。

    這里三面都是高達千米的山體,前路被溝谷山體封堵,梅森老會長要想逃就只能往上游,可阿卡姆·風暴已經率領近衛軍追到了近前,再要想逃,已經來不及了。

    “呵呵,老家伙,你與那頭愚蠢的海獸已經走投無路,乖乖的束手受死吧!”

    阿拉瑪·風暴目光陰測,他率領的近衛軍也是個個氣勢洶洶,面露譏諷與嘲笑,仿佛眼前的人類老頭與那頭反叛的海獸,已經是一團無力掙扎的尸體了。

    “走投無路?”

    已經到達絕路的梅森老會長,絲毫不見慌張,反而緩緩轉身,老神在在的呵笑道,“阿卡姆,走投無路的人,是你們。”

    阿卡姆·風暴微微一愣,他下意識的向四周掃了一眼,隨即冷冷嗤笑道:“就憑你們兩個?一個卑劣的人類老家伙和一頭愚蠢的海獸,也想殲滅我們?呵呵,真是笑話!”

    “他們兩個確實不夠,但如果再加上我們呢?”

    一個漫不經心的聲音,在阿卡姆身后慵懶響起。

    騎在一頭海獸上的吳輝,隨意揚了揚手,撤去了隱藏身影,遮蔽氣息的神力屏障。

    霎時間,駕馭數百海獸,統領千名海族將士的海歌公主,以及另一位強達8級的傳奇強者,烈焰女王莉蓮娜,全都從深海植被后方,顯露出了他們的身影。

    “阿卡姆,投降吧,你們已經無處可逃了!”

    海歌公主一聲喝令,先前歸降于她的數百頭海獸與千名海族將士,立即亮出武器,四散分開。

    霎時間,一個碩大的包圍圈,已經將阿卡姆及其近衛軍完全合圍。

    “喲,那個8級的丑八怪,就是海王?”

    莉蓮娜慵懶的抬起了雙眸,一股凜然至極的戰意,隨之爆發而出,“這一回老娘終于可以好好活動一下筋骨了!”

    “什,什么?”

    南海海王阿卡姆·風暴頓時瞳孔圓睜,看著四周密密麻麻的海族將士,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開始在他心底濃烈的升起。

    怎么會有這么多敵軍?他向來小心謹慎,來到這片谷地時,明明再次確認過,根本就看不到一個異樣的身影。

    可現在是怎么回事?怎么會突然冒出了這么多敵人?難道他們使用了什么秘術,遮蔽了聲息?

    此外,除了潰逃在外的海歌公主之外,那個實力極低的男性人類,一定就是傳聞中吳輝!

    他身旁那位威勢逼人的人類女性,難道是先前聽聞的烈焰女王莉蓮娜?

    可他得到的情報,吳輝一伙人中,莉蓮娜實力明明只有7級圣階,可現在的氣息,分明已經達到了8級傳奇境界!

    等等!還有那個海歌公主,她以前不是才剛剛達到5級嗎?怎么才幾個月就達到了強橫的7級圣階?

    這,怎么可能!

    阿卡姆·風暴內心驚悚不止,不過等他目光掃過四周,不由得桀驁冷笑起來,“海歌小輩,就憑你們也想讓我阿卡姆·風暴投降?呵呵,做夢!”

    言罷,阿卡姆立即策動坐騎:“所有人聽令,跟本王一起沖出去!”

    阿卡姆行動迅速,率領四周的近衛軍,就朝上方突圍。

    這里是海中,不同于陸地,四面八方都是道路。他們前后左右確實被封堵,但只要集中兵力,上方絕對可以突圍出去。

    只要他突出重圍,再次率領大軍回歸之時,就是這群叛黨的死期!

    “阿卡姆,現在想逃,是不是有點晚了?”

    終于完成計劃的梅森老會長,再次恢復他原先從容不迫的氣度。

    只見他從瑟拉身上一躍而下,將手中光芒璀璨的法杖,一下插進了海底地面。

    剎那間,一大片繁奧復雜的魔法紋路,立即在所有人的腳下瑩瑩閃亮。

    緊接著一層半透明的堅韌結界,迅速從這片魔法紋路上拔地而起,一下將這片谷地完全封鎖包裹,不留一絲聲息。

    “時空枷鎖?這是時空枷鎖!老家伙,你瘋了嗎?你想在這里和本王魚死網破?”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