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嫡女歸來之步步傾心

正文 185 山谷埋伏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李若初站在一塊大石之上,望著李錦連同幾位副將在一同指揮軍士的場面。m4xs.com

    在李若初的印象中,她對李錦的印象,幾乎都是一個溫和慈祥的父親的模樣。

    極少看到他如今這般正經嚴肅的樣子。

    若非是前兩日,李錦才捏著她的下巴給她灌下解藥。

    李若初都差點兒忘了,李錦也是一個深不可測,不好惹的男人。

    下晌的時候,大雪停了,而整個大軍也清理出場地,就地扎營休息。

    因著四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即便是入了夜,四周的環境也清晰可見。

    李若初算著日子,今夜她又該毒發了。

    不過此時此刻,李錦卻同秦瑜在營帳內商量要緊的事情,并未像前幾日一般提前將解藥讓她服下。

    李若初獨自坐在營帳中,望著炭盆中的炭火有些出神。

    腦海里太多事情混在一起,讓她有些頭疼。

    李若初揉了揉太陽穴,索性抬步走出了營帳。

    成歡和成喜寸步不離的守在營帳外,見李若初出來,成喜不由低聲勸道,“外面風大,姑娘還是進去吧。”

    聞聲,李若初果真并未繼續朝外走,只停步于營帳跟前,雙目眺望遠方。

    如今大軍所在之地,位于一個山谷處。

    秦瑜同李錦也深知,此處不宜久留。

    畢竟,山谷呈凹形,難守難攻,一旦有意外,大軍的處境會很危險。

    選擇在此處扎營,一來的確前方的出口被阻礙。

    二來再往前,便是一個深谷。

    深谷相對于普通的山谷更加難守難攻,權衡之下,只能在此地就此扎營。

    李若初抬眸盯著附近的高山,忽而見到高山上有一抹黑影晃動。

    李若初見狀,徑直朝前邁了一步,睜大了雙眼,想要將那晃動的黑影看得更清楚些。

    不過,待她仔細去瞧時,卻發現山頂之上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沒看見。

    李若初望著那山頂之上,瞇了瞇一雙眸子。

    難道,是她太多心了?

    這樣想著,李若初便收回了視線,轉過身,便要朝營帳內走去。

    一手掀了營帳幕簾,正欲抬腳進去。

    卻是倏爾再次回首,目光迅速的環顧了一眼四周的高山。

    這一回,李若初再一次看到另一處的高山有黑影晃動了一下。

    “不對勁。”李若初瞇了瞇眼,低聲說了一句。

    身側的成喜見李若初的面色凝重,不由得出聲詢問,“姑娘怎么了?”

    成歡也問,“姑娘剛才說什么不對勁?”

    二人一面問,雙目的視線也順著李若初的視線朝四周的高山看過去。

    不過,成歡和成喜二人卻是什么也沒發現。

    成歡見李若初的視線還在朝四處的高山凝望,不由得開口道,“姑娘若是不放心,奴婢這便去查探虛實。”

    李若初卻擺了擺手,“不可沖動,以免打草驚蛇。”

    聽李若初這般一說,成歡和成喜二人的面上均露出了詫異的神色。

    不待二人做出反應,李若初便已然開口,“你們兩個注意留意四面高山的情形,我去找秦瑜。”

    因著秦瑜的帳篷就在旁邊,是以,成歡和成喜也并未多說什么。

    成喜卻是動作很快的從屋里將斗篷取了出來,給李若初披上。

    李若初朝二人點了點頭,便疾步朝秦瑜的帳篷走過去。

    到了秦瑜的帳篷前,依舊是阿飛在外面守候著。

    李若初正欲開口,卻見李錦從營帳里面出來了。

    “李相。”李若初開口道。

    李錦看了一眼李若初,溫聲開口,“你,來找太子殿下?”

    李若初點了點頭,略微想了一下,便朝李錦道,“我有急事稟報,李相一道進去吧。”

    李錦聞言,倒也沒猶豫,只頜首道了聲,“好。”

    話音落,李若初便隨著李錦一道進入太子的營帳內。

    營帳內,秦瑜還在獨自對著地理圖研究。

    忽見李錦折返,不由得有些驚訝。

    正欲開口,又見到李錦身后跟著的李若初。

    待進入營帳,李若初便開口道,“此處恐有埋伏,望李相同太子殿下抓緊時間想個對策。”

    分明預感情況不妙,可此刻李若初的神情卻表現得極為的冷靜。

    此言一出,李錦和秦瑜的面色均顯詫異之色。www.luanhen.com

    “此處有埋伏?你是如何得知的?”李錦率先開口。

    秦瑜也對李若初問道,“若初,可是發現了什么?”

    李若初看了看李錦,又看向秦瑜,鄭重的點了點頭。

    “我在山谷四周的高山看到有黑影移動,而且分布在山頂不同的位置。”

    頓了頓,李若初繼續說道,“對方遲遲未曾下手,只怕是想要等到夜深人靜,趁人酣睡之際,來個偷襲之舉。”

    李錦一手端于身前,目光看向秦瑜,隨即開口道,“太子殿下,可有何應對之策?”

    秦瑜略一沉吟,修長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在身前的方幾上。

    片刻之后,秦瑜開口道,“如今敵在暗,我在明,且咱們地處劣勢,事情恐有些難辦。”

    李錦點了點頭,“太子殿下說的正是,依臣愚見,為今之計”

    不待李錦的話說完,忽聞外面有人高聲喊道。

    “不好,有埋伏”

    緊隨而來的,是一陣陣的轟隆聲。

    “不好,一定是他們采取行動了。”李若初說著,便一個箭步朝外面沖了出去。

    “若初”秦瑜見李若初沖出去,下意識的就朝李若初的背影追了出去。

    李錦跟著秦瑜的身后,自營帳內邁步出去。

    李若初出了營帳,便在營帳門口停住了腳步,雙目震驚的看著外面的情形。

    但見無數的大石,巨木,還有巨大的雪球自山巔滾落下來。

    再看向四面高山之巔,儼然出現了一群龐大的黑影。

    “阿飛,保護太子妃。”秦瑜落下一句話之后,便徑直朝外面沖了出去。

    李錦皺著眉頭,也隨著太子的腳步追隨而去。

    此時,成歡和成喜二人也已經趕了過來。

    李若初望著四面高山如潮水一般滾落下來的巨石,巨木,依舊巨大的雪球,眉頭已經皺成一團。

    若說是遇到刺客,或者埋伏的大軍,至少兩方還能正面的搏一搏。

    可眼下,對方身處高山之巔,而他們卻身處谷底。

    此時,若沒有一個極好的對策,他們的大軍的損失只怕會極為慘重。

    那廂,秦瑜同李錦已經在緊急的朝下面的人吩咐。

    這廂的李若初,大腦此時此刻也在飛速的運轉著。

    如此情形,究竟如何處理才能最大限度的降低我軍的傷害?

    不待李若初想到好的對策,已然有巨石和巨木朝這廂滾落過來。

    “姑娘小心。”成歡一聲驚呼,拉著李若初的胳膊急忙避開。

    李若初卻仍舊飛快的運轉大腦,根本無暇估計連連滾落而來的巨石巨木。

    腦子里,各種可能用的法子在李若初的腦子里一一閃現。

    如果使用箭攻,射程太遠,對方身處高位,對方只要稍加閃避,便可毫發無傷,不妥。

    如果使用強攻,而對方人數并不多的情況下,或可破解,但,只怕會死傷無數,不妥。

    如果使用拖延,讓大軍的隊伍盡量散開,能避則避,待到對方巨木巨石用光,再一舉猛攻。

    畢竟,對方的巨木巨石運上去不容易,數量總是有限的。

    只不過,這個法子同樣死傷慘重。

    因為,你不知道對方到底有多少存貨,時間拖得太久,我方的大軍必定損失慘重,士氣大弱。

    還是不妥。

    士兵的慘叫聲不絕于耳,一陣一陣的傳入李若初的耳中。

    士兵被巨石砸死的畫面通過火光,傳入李若初的眸光之中。

    “姑娘”成歡一腳踹開飛速滾來的巨石,同成喜二人一前一后,死死的將李若初護在中間。

    李若初朝阿飛道,“阿飛,你別管我,去保護你家主子。”

    阿飛一面阻擋飛速而來的巨木,一面說道,“殿下命奴才保護姑娘,殿下之命,奴才不能不從。”

    李若初一腳踢開側面滾來的巨木,目光看向秦瑜的方向。

    因著突如其來的埋伏,大軍散亂一團,李若初這方一望,根本瞧不見秦瑜身在何方。

    便是這時,頭部猛的襲來一陣巨痛。

    李若初下意識的雙手抱頭,整個人也因巨痛半蹲在地。

    李若初爆了一句粗口娘的,李錦,我跟你沒完。

    早不毒發,晚不毒發,偏偏在這樣緊急的情況下毒發。

    李若初在心里一個勁兒的罵天罵地。

    不過片刻的功夫,沒有解藥,李若初的意識開始漸漸的變弱

    緊接著兩眼一黑,昏倒在地。

    耳邊恍惚傳來成歡和成喜的叫喚,“姑娘,姑娘,您怎么了?您沒事兒吧?”

    待李若初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便見塌前一張神色擔憂的的俊朗面孔。

    這張俊朗的臉孔看起來有些憔悴,下巴上也長出了許多的胡茬。

    這個樣子,倒是比平日里更多了幾分男人味兒。

    見塌上的人終于醒來,塌前的男人驚喜開口,“若初,你醒了”

    聲音低沉沙啞,不過卻是透著劫后余生的驚喜。

    一雙大掌將她的一雙手緊緊包裹在掌心,放于唇邊,幽深的黑眸中隱隱泛著些微的光華。

    李若初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自己并非身處營帳內。

    “我這是在哪兒?”李若初看著秦瑜,發現對方竟然穿了一身鎧甲。

    不待秦瑜開口,李若初又問,“我是昏迷了多久?”

    李若初一面開口問秦瑜,腦子里又想起那日在山谷中遭遇了埋伏。

    “那日山谷遇伏,咱們有多少損傷?”

    “還有你,可有受傷?”

    李若初一連串的問題,直讓秦瑜無聲失笑。

    不過看著李若初問出這么多問題,足見身子問題應該不大。

    “我問你話呢,你怎么不說話?”李若初抽回了自己的雙手,皺眉問道。

    秦瑜笑了笑,伸手將她的雙手放于被褥中。

    “你一下子問這么多問題,我該先答哪個?”

    “一個一個說,我不著急。”李若初道。

    秦瑜替李若初掖好被角,開口道,“若初,我沒事,可你卻足足昏迷了三日三夜,你可知道,我有多擔心你。”

    此言一出,李若初一愣。

    “三日三夜?”李若初不可置信的望著秦瑜,“我當真昏迷了三日三夜?”

    望著李若初略顯憔悴的面容,秦瑜微微點了下頭。

    “這次發病,誰救的我?”李若初又問。

    “是李相,你的父親。”秦瑜說著,黑眸中有一縷陰暗微不可見的閃了閃。

    得到秦瑜的回應,李若初愣怔了好一會兒。

    不曾想,這一次毒發,竟讓她昏迷了三日三夜

    李錦這毒藥,真是好生厲害。

    被褥下,李若初放在胸前的一雙手不自覺的緊握成拳。

    她不能這般坐以待斃,她得想個法子。

    李若初思緒飄飄之際,卻聽秦瑜忽然開口道,“我記得,你以前說過,你受夢魘折磨,有心痛的毛病”

    聞言,李若初聞言,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

    秦瑜又道,“可為何近幾次,疼的卻是頭部?”

    這話一問,李若初被褥中的拳頭緊了緊。

    她知道,秦瑜定然是起了疑心。

    此刻的李若初,心里很糾結。

    他糾結她到底要不要告訴秦瑜所有事情的真相。

    若告訴他,秦瑜知道李錦對她下毒的事情,必定會追究事情的緣由。

    若是讓秦瑜知道了緣由,便會知道李錦的身份。

    自然,也會不可避免的知道她李若初與秦瑜之間的宗親關系。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過于令人震驚,只怕會令秦瑜一時無法接受。

    再者,秦瑜知道了她與他之間真正的關系,往后她和他該如何面對對方。

    畢竟,李錦對她說過,他志不在此。

    李錦不會傷害秦瑜。

    但是,若是不將真相告訴秦瑜。

    萬一李錦說話不算數,或是所言有假。

    畢竟,李錦在暗,秦瑜在明。

    一旦李錦有所動作,而秦瑜又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秦瑜的處境只怕會更加的危險。

    “若初?”

    見李若初有些失神,秦瑜目露擔憂,“可是身子不適?我讓人傳你父親過來?”

    不說傳軍醫,直接說傳李錦。

    李若初知道,秦瑜定然開始疑心李錦了。

    李若初搖頭,“不用,我沒事,我只要吃些東西就能恢復了。”

    李若初知道,不管是夢魘心痛,還是毒發。

    事后,這些事情似乎對她的影響并不大。

    只要休息夠了,吃喝夠了,身體也就恢復了。

    聽李若初提及吃東西,秦瑜便起身從屋里取出一個食盒。

    “你已經好幾日沒吃什么東西了,知道你醒來一定會餓,所以一直讓人將吃食備著。”

    秦瑜一面說著,一面從食盒中取出一碗瘦肉粥,端至塌前。

    李若初自顧自的從塌上起身,靠在床頭望了一眼屋內的環境。

    問秦瑜,“對了,咱們現在是已經到達邊境了嗎?已經與邊境的大軍匯合了嗎?”

    聞言,秦瑜頜首。

    隨即用調羹舀了半勺瘦肉粥遞向李若初,黑眸中攀上一抹溫柔,“吃吧。”

    “已經到邊境了?”李若初說完,又自顧自的點了點頭。

    也是,大軍被堵在山谷的時候,隊伍離目的地本就沒有幾日的路程了。

    再加上,她又昏迷了三日三夜。

    如此算算日子,大軍是該抵達邊境,與邊境的駐扎守候的軍隊已然匯合。

    想到這些,李若初的臉上染上了一抹愧疚之色。

    見李若初眉頭深鎖,秦瑜溫聲問道,“怎么了?”

    李若初搖了搖頭,“我只不過是覺得,到底我還是給你添麻煩了。”

    輕嘆一聲,“若非我昏迷不醒,你此時應該在軍營同那些大將商量軍情才是,而不該”

    而不該一身盔甲一臉憔悴之色的守候在她的塌前。

    話音未落,秦瑜騰出一只手攀上她略顯蒼白的臉頰。

    大拇指在她消瘦的面頰上輕輕撫了撫,柔聲道,“若初,莫要自責。”

    輕聲笑了笑,“對我來說,你能安然無恙,便是上天待我最大的恩賜。”

    聞聲,李若初下意識的心尖兒一顫。

    不待李若初開口,只聽秦瑜又道,“若初,等我。”

    “等我打完這場勝仗,回京之日,便是我迎娶你之時。”

    此言一出,李若初當下就有些紅了眼眶。

    心中一個強烈的聲音在吶喊是宗親啊,他不能娶,你也不能嫁。

    饒是上一世是個心大的,此番遇上眼前這么個對她又好又深情,關鍵還俊朗無雙的美男子。

    她,也招架不住啊。

    李若初紅了眼眶,秦瑜只當她是感動。

    只伸手輕撫了她的臉頰,柔聲道,“粥要趁熱吃,來。”

    說著,再次將調羹中的瘦肉粥喂到李若初的唇邊。

    李若初卻沒吃,只伸手從秦瑜的手中接過粥碗,“我自己來。”

    說罷,一大口一大口的,很快碗里的瘦肉粥便見了底。

    見李若初胃口很好,一碗粥吃光,秦瑜放心的笑了笑,拿了帕子替李若初擦了擦嘴。

    又用極為寵溺的眼神看著李若初,說道,“昏迷了這么久,你便少吃些,緩兩日我想法子給你做你愛吃的紅燒肉。”

    聞言,李若初卻抿嘴一笑,“大哥,你可是來行軍打仗的,可不是來伺候我的。”

    李若初的話音才落,便見屋外的阿飛急急稟報,“殿下,軍中急報,還望殿下速速趕回大營”

    聞聲,秦瑜同李若初皆是一愣。

    李若初開口道,“你快去吧,我只要醒來就沒事兒了,不用擔心。”

    秦瑜回身看了一眼李若初,上前拉了李若初的手,溫聲道,“成歡和成喜就在外面,你有什么事情”

    不待秦瑜的話說完,李若初便伸手推了推秦瑜,“我知道了,你趕緊去吧。”

    “嗯。”秦瑜對著塌上身形消瘦不少的李若初深深的看了一眼,目色中是掩藏不住的憂心。

    片刻之后,秦瑜便轉身離開。

    臨出門,回身看了一眼李若初,“記得照顧好自己,我可不能沒有你。”

    說罷,疾步邁出了房間。

    房間的門打開,李若初只覺得有一陣強烈的冷風灌進了屋中。

    直讓塌上的李若初渾身打了個寒顫。

    直到成歡和成喜二人走了進來,緊接著,房間的門再次被關上。

    “姑娘,您終于醒了,真是太好了。”

    成歡和成喜二人進門,看到已經醒來的李若初,二人都很激動。

    秦瑜臨走之前對她所說的話,此時還在李若初的腦子里徘徊。

    記得照顧好自己,我可不能沒有你。

    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李若初從不認為,這個地球上能有誰缺了誰便不能活的。

    哪怕是如今,她也依舊認為,哪日秦瑜離開了她,她照樣能活得好好的。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