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櫻桃紅了

正文 第204章 來了貴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你們來了,是我們村子里的貴賓,給我們做宣傳的,是給我們村民辦事的,她當然得愿意了。m4xs.com”

    “那好。你的廠子在哪里?我去看看。”

    “就在不遠,我帶你去。”常青說。

    田倩倩把一同來的男女叫到一塊,說道:“下一個節目是準備晚餐,大家看著在這櫻桃林里找吃的,有野菜,河里有魚,撿一些樹枝,一會兒準備開放。我和常青去那邊看看他的廠子,你們各自行動吧,注意安全。”

    田倩倩安排好,就和常青繞過櫻桃林,來到學校里。鋼構廠房已經封頂,院子整飭了一番,像模像樣了。

    “想不到你行動這么迅速,能不能生產?”

    “離生產遠著哩,沒有原料,沒有工人,沒有冷庫,化驗設備,銷售人員。還有,就是準備的錢花完了,還得找錢。你要不要看一下這一段時間的支出情況。”常青說。籌集過來的三十萬,原來考慮緊縮一點,能結余一部分,再建一個小冷庫,誰知道,一開門哪里都需要錢,該給的錢都給了,就差袁順的磚錢還欠著賬。

    “我不看了,你記好賬就行了,以后的事穩扎穩打,清清楚楚,不能一開始就糊里糊涂。現在不清楚,以后就更清楚不了了。”

    “我知道,我一無所有,是你們幾個股東相信我,我才能做起來。等開始生產了,就把賬目公布一下。以后會定期公布收支情況。”

    “這樣也好。”

    來到常青住的地方,田倩倩問道:“這是工人的宿舍吧?”

    “哪里,是我晚上住的地方。m4xs.com”

    看著亂糟糟豬窩一般的破教室里的幾床被子,田倩倩說:‘難為你了。注意自己的身體。晚上就你一個人嗎?’

    “不,有人作伴。”常青手一直遠處土堆上斜躺著的袁有根說:“哪里還有一個。”

    見常青指自己,袁有根懶洋洋的站起身子,晃晃悠悠的過來,說道:“常青,你領著新媳婦回來了,給我一根喜煙。”

    常青連忙從兜里掏出半盒煙,遞過去:“全部都給你吧。”

    袁有根用袖口擦了一下鼻子,咧嘴一下,露出一排黃牙常青雖然給了他幾件衣服,但是他已經好多天沒有洗了,和叫花子差不多。田倩倩看見,皺了一下眉頭。

    “常青,今天晚上有好事啊,咋這么大方?”

    “有根,今天晚上我有事,你看好院子,把門關上,我可能回來的晚一些。”

    “去吧,知道你和新媳婦那個哩。”說著做了一個下流的動作。

    “滾。”常青呵斥道。

    “是你說的,我一會兒就滾。”袁有根說著,就生氣的往外走。

    “你往哪里去?”常青怕袁有根晚上到處亂跑,香花已經說了,袁有根就交給他了,不不能讓他再到處亂跑了。

    “往里去你不要管。”袁有根生氣了。

    “回來,回來,今天晚上我回來的時候再給你捎回來幾根好煙。”

    “你說的,不能說話不算數。”袁有根又咧嘴一笑。

    轉了一圈,田倩倩看著院墻上的幾塊老磚,問道:“這所學校有年頭了?”

    “學校沒有多少年頭,在這以前,這里是一座廟。廟的年頭很久,不知道哪年哪月建的。”

    “看著這磚頭應該是漢磚,你們家是風水寶地啊。墳前廟后,會出人物的。”

    “田姐對風水有研究?”

    “沒有,干我們這一行的,接觸的三教九流。我只會這一句,不會忽悠人。”田倩倩笑著說。

    回來的路上,田倩倩問道,剛才那人是誰?

    “是村里的一個懶漢,比我要大幾歲,以前出去打工,沒有掙到錢,聽說在哪里挨了一頓打,腦子受了刺激,回來把老婆打跑了,老婆把兒子也帶走了,不干活,把家里的東西要賣完了,前幾天準備把房子扒了,把瓦賣了,村主任把他交給了我,我一天管他一包煙,兩頓飯,就算是我的長工了。”

    “你這是搞剝削。”田倩倩說。

    “別,這家伙誰愿意剝削誰剝削,他親哥哥都不管他,白天睡覺,晚上在村子里吆喝,找他的兒子。”

    “他是精神上有病了,應該去醫院看看。”

    “他不愿去的。我想他也是有病。不過村里人不認為他有病,說是懶病,沒有人愿意幫他,其實前兩年有人給他吃的喝的,讓他做工,他不愿意干,慢慢的就沒有人管他了。”

    “你這是扶貧了,是光輝的事業。”

    “我要是不管他,估計他就活不長久,說不定一場病就把他放倒了。他在我這里干了一陣子,我感覺精神比以前好多了。都是一個村子里的,能幫就幫一下吧,別人的話他不聽,我每天一包煙就把他收服了。”

    “你的招數挺管用。晚上你們就住一起嗎?”

    “是的,就在一個屋里睡覺。”

    “時間長了,你不會也變得像他一樣吧?”田倩倩無限愛憐又嘲諷的說。

    “但愿不會。等以后掙住錢了,給他到醫院看看,說不定能治好他的病,把他兒子找回來,就可能變成一個健全的人。”

    “你已經具備一個優秀企業家的素質了,如果你能夠掙到錢的話。知道回報社會,關心弱勢群體了。”

    “我自己現在就是弱勢群體的一員,企業之處,就像一顆幼苗,隨時的一腳就會把我踩趴下,哪怕是一個小孩子的步伐。”

    “會長大的,一定會,你沒有看見我已經把所有的積蓄給了你,也是把后半生托付給了你。”

    “不敢,不敢,你會壓垮我的,千萬不要這么說,我會壓力山大的。”

    兩人說說笑笑,已經回到了櫻桃林里。兩個小伙子兩個姑娘已經挖了野菜,主要是一種野蔥和薺薺菜,野蔥是村民的稱呼,不知道學名是啥?在河堤的半坡處,簇簇的生長,像叢叢的濃密的頭發一樣,拔出來,下面是一個豆粒大的小疙瘩,野蔥味道很美,只是太小,做菜很麻煩。用熱水焯一下,放上佐料,是很好的下酒菜。

    一個小伙子坐在河邊,靜靜的釣魚,在他身旁的一個水桶里,已經釣上來十幾條小魚,有鯉魚鯽魚和小白條魚。樹林里有去年群眾砍櫻桃樹留下的枯枝,兩個女孩已經撿了很多,足夠今天晚上用的。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