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嫡狂之最強醫妃

正文 185、我重要嗎?(2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阮阮?”溫含玉這忽明忽暗般的性子讓喬越捉摸不定,一顆心隨著她或擰或舒,既不安又歡喜,既苦澀又發甜。

    “阿越你不準動。”溫含玉將雙臂收緊,因緊摟著他而微微縮起了肩,將臉緊緊靠在他心口,聽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讓我就這么樣呆一會兒。”

    為什么這兒要是書中世界?

    為什么她還是不自由?

    溫含玉不僅是緊抱著喬越,雙手更是不知不覺間摳進了他的背。

    這是她從沒有過的舉動與反應,讓喬越不安更甚。

    “阮阮怎么了?”他低下頭,將下頷輕抵著她額側,緊張卻溫柔道,“可是今日在城外發生了什么事?告訴我可好?”

    “沒有。”溫含玉搖搖頭。

    不是她不想說,而是她不能說。

    她不能再與他說任何與這個世界無關的事情。

    “可是他欺負阮阮了?”喬越難以冷靜,“還是阮阮受了什么委屈?”

    “我說了沒有。”溫含玉惱怒似的,語氣惡劣回答了他后踮起腳,張嘴就咬住了他的下唇!

    生氣似的瞪著他讓他不要再問。

    咬著喬越的下唇,溫含玉卻嘗到了腥甜的味道。

    是血。

    因為方才她將他傷得口中含血的緣故,她為他擦掉了他嘴角及下頷的血而已,他嘴里依舊滿是血腥。

    然她在喬越眼里卻只看到不安與心疼之色。

    為她,而不是為他自己。

    誠如他自己所言,他心甘情愿受她的打,哪怕為她因她而粉身碎骨,他也甘愿。

    她有這么值得他喜歡嗎?

    她對他而言,有這么重要嗎?

    喬越不敢動,只因她說讓他不要動。swisen.com

    她就這么抱著他再將雙腳踮得更高一些,吻上他了的唇。

    喬越驚愣,下一瞬的反應卻是要將她推開!

    他嘴里還滿是血腥!

    誰知溫含玉竟是將他抱得緊緊,不僅讓他離開不得,更是扯著他頸邊兩側的頭發讓他連別開臉的機會都沒有。

    直到那血腥之味不再。

    將喬越松開之時,緊靠在墻上面紅耳赤的喬越像極了剛被欺負過的小媳婦,而揚臉看著他的溫含玉則像是強行霸道的爺兒們似的,他們這般模樣若是又讓梅良看到,定又該恥笑他。

    這么一想,喬越腦子一熱,環緊溫含玉的腰忽地一個轉身,將他們二人的位置調換了過來,將她抵到了墻上!

    因為身高差距,喬越的身影將纖瘦的她完全遮罩住。

    此時此刻,她能看見的,就只有他。

    看著喬越逆著光卻明亮依舊的眼眸,此時此刻有那么一瞬間,溫含玉竟有一種她的世界只有他的感覺。

    身后是墻,身前是喬越,兩側窄窄的空間則是喬越的雙臂,溫含玉被喬越圈在了只有他存在的小范圍里。

    逼仄的空間讓她想要將喬越推開,可她的雙手仍環在喬越腰上,還不想松開,便由著他這么來困著她了,只揚著臉看著他問道:“阿越你要干什么?”

    干、干什么?

    腦子一熱做了這么個舉動的喬越這會兒自己把自己弄得有些懵了。

    他也不知他想干什么,就只是想把她圈在懷里而已。

    當然,是像大老爺兒們那樣的。

    現在這樣就正好。

    然后……還要做什么?

    喬越的心跳得很快。

    才理解了何為喜歡之情不久的溫含玉不會心跳加速也不會面紅耳赤更不知道怎么樣才是羞澀又是什么樣的情況下應該羞澀,因此她面不改色地仰臉看著喬越,臉不紅心不跳不休不臊道:“我剛才傷了你,你想要對我做什么,都可以。”

    “打我也行,打哪兒都行,不過只給打一下。”溫含玉一臉認真,“要是下回我還有傷你的舉動,就隨便你打我幾下都行。”

    她以后一定一定會盡量控制她的情緒,她一定一定會克制自己不要再傷了阿越。

    “阮阮說的……是真的?”喬越的心跳得厲害,“我要對阮阮做什么都可以?”

    “嗯。”溫含玉肯定地點點頭。

    她的心思不雜,她想得很簡單。

    喬越卻不一樣,他想得有點多。

    準確來說,是他想了很多。

    但是——

    對上溫含玉純澈的眼眸時,喬越瞬間覺得他的想法都太過齷齪。

    在感情之事上,阮阮太單純了,就像個懵懂無知的孩子一樣,他需要做的是慢慢教她,教會她,而不是嚇著她。

    縱是心中萬般想法,喬越的行動終只是匯成了一個輕輕柔柔的吻,落在她的眉心。

    待他離開時,溫含玉詫異地抬手摸了摸自己尚留著喬越唇上余溫的眉心。

    “阿越你不打我?”就這樣?

    “我怎會打阮阮?”他怎舍得打她?他寧愿自己渾身是傷也絕不會傷她一分,也絕不會讓她受一分傷,“阮阮手上的傷給我看看可好?”

    喬越說完,將她環在他腰后的右手拿到了面前來。

    他的動作很輕,這一次,溫含玉沒有緊扣著他不放,任他將她的手拿在手里,再任他將她拉到燭臺邊坐下,看著他皺著眉心疼又小心翼翼地看著她手上的傷。

    這于她而言,根本無關緊要的小傷,只消上些藥就成,根本不需要擔心,也不需要緊張。

    阿越又為什么一副緊張的模樣?

    “換我為阮阮處理一下傷口。”他的語氣亦然溫柔心疼,“我曾經時常處理傷口,不會弄疼阮阮。”

    時常看她從她的藥箱里拿藥與工具,對于基本的些個藥及東西喬越已經知曉,他坐在她對面,輕托著她的手背,小心翼翼地為她擦掉她手上的血漬,憐惜得好像他在對待的是一件天下無雙的至寶一般。

    溫含玉看著喬越輕柔小心為她處理手中傷口的專注模樣,看得有些癡。

    她不是沒有受過傷,但她每一次受傷都是自己為自己處理傷口,從來沒有人會幫她,哪怕傷在背上,哪怕疼到骨子里,都不會有人幫她一把。

    眼下這種皮肉小傷,根本無關緊要,她甚至可以連藥都不用上。

    “阿越。”癡癡地看著為自己而緊張而專注的喬越,溫含玉忽然癡癡問道,“你覺得我重要嗎?”

    ------題外話------

    狗糧繼續!

    明天的更新應該不能及時在12點更新了,因為今天早上下午晚上我都要培訓,晚上下課之后沒有時間碼字了,明天下午才能回到家,明天的更新就在晚上8點或是10點,見諒!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