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嫡狂之最強醫妃

正文 186、你是我的生命(1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夏良語是喬陌視作生命般重要的人,喬陌亦是夏良語愿意放棄所有也要留在他身邊的重要的人。www.luanhen.com

    那她對阿越而言呢?重要嗎?又有多重要?

    曾經的她對暗夜而言很重要,因為她的醫術與毒術能幫組織做到無數別人做不到的事情。

    她是他們手中一件重要的工具。

    她只是一件工具而已。

    那她在阿越眼里呢?

    溫含玉癡癡懵懂般的話令喬越為她手上傷口上藥的動作更輕更柔,他并未旋即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小心輕柔地把藥上完后才抬起頭,看著她,溫柔反問她道:“阮阮覺得游魚離了水會如何?”

    “會死。”溫含玉道。

    “那阮阮覺得草木若沒了陽光雨露會如何?”喬越又問。

    “也會死。”依舊是無需思量的肯定答案。

    看溫含玉仍是困惑不解的模樣,喬越抬起手,輕輕撫上她的臉頰,眉目間是輕柔如和風的淺笑,“阮阮還不明白么?”

    溫含玉皺著眉認真想了一想,搖了搖頭。

    喬越的手輕移至她眉眼,柔柔撫著,淺笑愈發溫柔:“阮阮于我而言,便猶如水對于游魚、陽光雨露對于草木一般,若是離了,便只有死亡。”

    他對于她,如鯨向海,似鳥投林,無可避免,退無可退。

    她若在,他自能所向披靡,她若不在,他只會潰不成軍。

    溫含玉睜大著眼怔怔看著他,有些不敢相信似的訥訥又問道:“我有這么重要嗎?”

    喬越點點頭,“有。”

    阮阮,已是他的生命。swisen.com

    更比他的性命還要重要。

    溫含玉微黯的眸子揉進了些光亮,“我有這么好嗎?”

    只有足夠好的人,才會重要。

    “有。”喬越依舊果斷肯定地點點頭。

    “有多好?”溫含玉緊追著問。

    喬越此時用指背輕劃過她的鼻尖,“阮阮在我心中是天底下最好的姑娘。”

    看著她怔怔的模樣,他由不住曲起食指,在她玲瓏的鼻尖上輕輕刮了刮,笑得寵溺,“傻姑娘,以后莫用再問這般的傻問題了。”

    “我問的問題傻嗎?”溫含玉眸子閃亮,卻是一副不解的模樣。

    “阮阮覺得呢?”喬越此時忍著不去輕撫她嫣紅唇瓣的沖動。

    “不覺得。”溫含玉想也不想便搖搖頭,“阿越你為什么會這么說?”

    “因為……”喬越已然不受自控朝她靠近,“阮阮就是我的命。”

    他們之間,此刻已是一寸就要碰上彼此鼻尖的距離。

    溫含玉覺得他們離得太近,作勢就要往后退些。

    喬越卻在這時吻上了她的唇!

    溫含玉本是想退,可在這一瞬之間她這個想法消失得無影無蹤。

    更是,不退反進。

    梅良坐在對面屋屋頂上,一邊喝著酒一邊看著他們投在窗紙上親密的影子,心想著小喬和溫含玉這個嘴親得可夠久的,都要有半盞茶的時間了。

    分開之時,除了溫含玉吃醉那次,這是喬越第一次在她面上瞧見緋紅。

    此時此刻,只見溫含玉雙頰上染著胭脂般的薄紅,看似嬌羞,可她的眸中卻又不見羞色,依舊清泠如閃著光。

    不消想也能知道她這是方才呼吸不得要領而致。

    再看喬越,雙頰比她紅得更甚,呼吸亦比她要短促。

    然,他眸中嘴角卻只見溫柔的笑。

    他重新托起溫含玉的手,替她將手背的傷也上好藥。

    好了之后輪到溫含玉扯過他的手,為他將沒包扎好的傷口繼續包扎好。

    當她為將細棉布條在他手背上打上個小結的時候,忽聽得她肚子“咕——”的一聲響,在安靜的夜里顯得尤為清晰。

    溫含玉一點不羞,這才想起自己今兒一天除了早飯之外還什么都沒有吃過,正抬手揉上自己肚子時,只聽喬越的肚子也配合似的叫了一聲。

    喬越雙頰微紅,溫含玉則是挑挑眉看他,“阿越你也餓了?”

    喬越這也才想起來中飯時尤嘉特意做了他喜歡的菜色他卻食不知味,并未吃上多少,晚飯他亦沒有再吃,只一心想著她出城去了的事。

    這會兒因為安了心,所以才會覺得餓了。

    喬越微赧點頭,正想說他去廚房看看可有什么吃的時,只聽溫含玉先道:“阿越你給我包餃子吃。”

    不是詢問,而是就要他給她做,“我想吃餃子。”

    餃子?

    喬越心有為難,他雖不是從未進出過庖廚之人,但餃子他卻從未做過,只怕,“我怕是會讓阮阮失望。”

    溫含玉偏不,“我不管,我就要吃阿越包的餃子。”

    她這會兒就只想和他處在一起,不過,“阿越你手上有傷,我這要求是不是太強人所難了?”

    喬越想點頭,倒不是因為他手上有傷的緣故,而是因為他著實不會,但他卻是微微搖了搖頭,“小傷,無妨,不疼。”

    “那我給你把布條多纏幾圈,要是疼的話你就忍著好了,做好了我給你重新上藥。”溫含玉說著,朝他呲牙一笑,一副小得意的模樣。

    如此一來,他縱是不會,也定要在今夜學會了才是。

    “那阮阮還要再忍一忍餓。”在此之前,他要找個人來教授他些做餃子的經驗才行。

    “不要緊。”溫含玉說著,往前一個傾身,出其不意地喬越的唇上親了一口,笑得愉悅道,“我就是想和阿越在一起。”

    喬越頓時臉紅得像被“欺負”了似的,當即站起身就往屋外走,“我這就去準備。”

    誰知溫含玉卻又把他扯了回來,“我還沒給你的手多纏幾圈布條,坐下。”

    喬越把如今宿在這將軍府中的人挨個在腦子里過了一遍,只為找出這會兒誰能教教他餃子皮要如何做以及餃子餡兒又要如何拌。

    阮阮不會,他這會兒自不可能去敲阿黎姑娘或是夏姑娘以及尤嘉的屋門,小師叔從來只知道等著吃,阿陌是真正的君子遠庖廚,至于他自己——

    他還沒有在下廚之事上有無師自通的本事。

    那就只有一個法子而已了。

    思量之下,他把躺在對屋屋頂正脊上枕著自己胳膊翹著腿睡覺的梅良扯了下來。

    ------題外話------

    昨天趕不及更新,加上腦子不順,不想急急忙忙趕出亂七八糟的內容,所以就沒有更新,姑娘們見諒!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查询一